女心理师 毕淑敏 当当:世界已经处于战争边缘 和平发展是表面假相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20/02/20 03:46:28
 

  区域政治经济协作和全球协作越发紧密、和平发展成为主流,世界已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但当你稍加体味,便会感觉到少了大战的威胁,有了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周身却有一种被捆缚的不舒服感。这种感觉不仅体现在依然强势的超级帝国身上,也体现在重要国家、地区大国和一般国家身上,不仅存在于西方北部,也存在于东方南部,像一团时薄时厚的阴云笼罩在地球上空。笔者要说的是,这是冲动的前奏,世界已处在了大战的边缘。

  一、地缘骚动集聚了相当能量的暴躁

  东北亚、中南亚、东南亚的复杂乱像表面看是美国重返东部亚洲的旋风所致,实质也有,地缘微调下各国的战略犹疑让美看到了机会。冷战后,人们好像认为,目前的地缘大格局已经稳固,和平发展的大势已经不可逆转,该好好地算算地缘小账以给后人一个理想的国家地理环境了。殊不知,正是都有这样的想法,才更有可能将矛盾激化,领土领海问题哪个会大度地承让?从萨达姆急不可耐中送了命可以看到,国际秩序的主要力量也只是追求自身地缘环境的进一步改善,而不可能允许地区力量危及自身的构思,哪怕暴力压制的理由是担心、猜测甚至是莫须有。

  卡扎菲政府是又一个例子。英法等早在同卡扎菲的“推杯换盏”中压抑了太多的怒气,而此时,美也急于排解战略同盟埃及发生革命的阵疼,正苦寻转移世界注意力的潜在热点。在利比亚发生国内混战的当口,出现美英法三国元首联袂发文承认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没有授权“以武力推翻卡扎菲”的“新帝国轴心”便很好理解了。之后,各大力量围绕利比亚、叙利亚、以巴问题的激烈交锋说明,世界的主要力量在全球秩序上的共识还很微弱。土以分裂、埃以关系弱化、伊朗军舰30年来首次通过苏伊士运河、沙特扩展军备并领导海合出兵巴林更将这场地缘骚动演绎的活灵活现。

  二、世界经济危机在向全面危机转化

  经济危机使美国等左右为难。实际在世界全球危机刚发生时,一些学者就有了西方帝国有可能按照传统的方式用战争转嫁危机的担忧。持续的经济不景气在考验着西方帝国尤其美国的理性,美国产业结构的极度高端化蕴有强大的战争潜能。美国政治的财团垄断倾向也有可能推动美国撕下新帝国的面纱,还原传统帝国掠夺的本性。深有战争切肤之痛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当美国总统时就指出,这种财团渗透政治的倾向是对国家对外关系的潜在威胁。目前,如何处理过剩军备产能同石油经济的矛盾实质已经摆在了美国两党两院的案头。是继续维持石油等资源的供应,耐心等待世界经济的全面复苏,还是用政治霸权加战争消耗带动军备和战争资源产业的全面复活?世界已有不少人在小心翼翼地关注美国的一举一动。

  全球范围内深层次社会矛盾的激化也会助长战争冲动。有了多年相对安逸稳定的发展环境,人们得以将对战争的恐惧转向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关注上了。加上美及西方对自己价值观倾销性输出,这必然对各国相对“传统”的社会治理带来更严峻的问题。突尼斯、利比亚、埃及、叙利亚、也门尚在民主革命的阵疼中,以色列大游行、希腊骚乱、英国暴乱、美国占领华尔街正在进行中—说明这场民主骚动虽有轻有重却是全方位的,不论东方,还是西方,社会治理改革都出现了落后于时代要求的情况。对美及西方发达国家来说,是政府和政治家如何制止民主自由的泛滥问题,对传统色彩浓厚的国家却是如何适中地用民主民生排解发泄口堵塞问题,但这种社会调节都存在相当的风险。因为,都是被动的反应。当然,对外发泄也是历史中常见的选择。

  三、大国实力消长为难国际政治组织

  由于世界各国之间出现实力的消长,世界秩序的基础缺乏应变弹性的问题日趋显现。某些西方大国不以维护世界的安危为己任,恣意践踏联合国宪章,联合国存在步国联后尘的可能。最近,联合国安理会就法国、英国等提交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因俄罗斯、中国等反对未能通过。理智的阿拉伯媒体普遍认为,中、俄两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对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投否决票,意在扞卫《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以维护叙利亚以及整个中东地区的和平与安全。俄罗斯的战略家则评论说中俄避免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一点都不好笑。际情况就是,叙利亚利比亚化将有可能破坏阿拉伯世界同以色列之间脆弱的平衡,埃及、沙特、土耳其这些美传统盟友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复是必然的。因为叙利亚对以色列的前沿牵制发生变化,这些国家的安全系数会受到影响,尽管它们也很反感叙利亚亲伊朗。伊朗若有过激反应中东出现大范围的战乱是肯定的。那么,俄轻易会允许它的南部屏障被“美化”吗?

  这次表决也反映了以美及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基础开始受到中俄等新兴力量的冲击。但可以看到,破坏目前这个秩序的却恰恰是西方自己。美欧对以色列枪击国际人道救援船队、海河出兵镇压巴林的“民主运动”态度暧昧,为何单单对利比亚下手呢?美国借反恐侵略阿富汗,造成了多大人权灾难?是的,民主无国界,但将民主人权政治化甚至将之凌驾于国际法之上,只能纵容强权国家的恣意妄为。北约军事干预利比亚已经为“暴力人权”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实际是增加了西方尤其美国采用两个标准追逐自身利益的托词。希拉里女士在表决没通过时的态度完全像一个物欲没得到满足的贪心妇人,但却是美国的很好写照。美国因发动两场战争刺激的军备产能过剩,已使克林顿夫人对美国士兵的生命、世界人民的民主人权看的如同草芥。

  开放的世界国家同国家之间的距离在拉近,每一个国家,无论大小强弱都在精心定位自己的发展战略,甚至都有了相当的国际政治“觉悟”。但正是大家联系的紧密了,某一环节对世界大局的影响往往是连锁反应。我们构筑这种关系,我们依赖这种关系,但互相不以包容和对一己私心的克制去维护这种关系,不以积极和普适的态度创新发展这种关系,世界的安全基础依然会非常脆弱,甚至有多米诺骨牌效应式的崩溃危险。(http://blog.ifeng.com/article/140665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