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心理学书籍推荐:中国物价涨势凶 食品价格比美高N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20/02/24 12:40:01

有关部门发布数据显示,2011年9月份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6.1%。其中,食品类价格同比上涨13.4%,猪肉价格上涨43.5%。食品类的价格可谓全线上涨,粮食价格上涨11.9%,肉禽及其制品价格上涨28.4%,猪肉价格上涨43.5%,蛋价格上涨14.2%,水产品价格上涨14.1%,鲜菜价格上涨2.1%,鲜果价格上涨6.2%,油脂价格上涨18.0%。

中国食品价格不低,老百姓体会最深。政府也深知这一点,据官方解释,食品价格现在到了一个拐点,也就是价格要往下走了。往下拐,当然是好事,但如果只拐那么一点点,还是无法解决食品物价昂贵的问题。中国食品物价高导致民众在吃上的支出大幅提升,因而大大超出了民众生活支出的正常比例。国人在食品上支出占收入比例如此之高不是因为国人肚子大,能吃,而是要满足基本营养需要,只能在食品上投放更多的钱。民以食为天,食品物价高,那是真正的坑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中美都是大国,而且现在是全球第一、第二的经济大国。中国人没有美国人收入高,这个大家都知道。中国的食品价格比美国高,这不见得人人都相信。在中国猪肉1斤15元,在美国猪肉折合人民币1斤25元。如果以人民币看价格,美国的基本食品价格比中国高是千真万确。如果从收入与物价比看,中国的食品价格反过来可能会超过美国数倍。2010年,美国家庭(平均2.5人)的平均税后收入可买15178斤猪肉,中国家庭(按2.5人计算)的可支配收入可买3185斤猪肉。美国好东西不少,但大多咱学不来,但在食品价格这一点上,还是值得国人借鉴。如果中国的食品物价能降下一半,即使工资不涨,老百姓的日子也会好很多。美国家庭近10年收入没有太大变化,但因食品物价维持稳定,百姓的生活所受影响不大,道理就在这里。

根据美国劳工部对1.2亿多个家庭所作的调查,2010年,这些家庭平均税后收入60712美元,平均家庭人口2.5人,平均年消费为48109美元。食品上的支出为6129美元,占家庭税后年收入的10%,占家庭年消费总支出的12.7%。按照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2010年中国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9109元人民币,按家庭平均2.5口人看,家庭年可支配收入平均为47772元人民币,折合7513美元。2010年,中国城镇居民的人均消费性支出为13471元人民币,其中食品支出为4805元,按家庭平均2.5口人看,一年为12012元人民币(1889美元),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25%,占家庭年消费的35.6%。按家庭和美元统计,美国家庭每年在食品上的平均支出金额是中国家庭的3.2倍,但中国家庭平均食品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却是美国的2.5倍,占消费比例是美国的2.8倍。

下面不妨做个另类对比,看看29美元在美国能买到多少食品,29元人民币在中国能买多少食品,这样更容易了解两国食品物价上的差别。在美国,一个人年收入低于10890美元(约合人民币69245元)就叫做穷人,如果这些收入全部用来吃,每天在食品上的支出为29美元。在中国一个人年收入10890元人民币,大概不能算穷人,最多是个低收入者.如果收入全部用来吃,每天在食品上的支出也为29元人民币。在美国29美元可以买到多少猪肉呢?能买6.6斤猪肉。在中国,29元人民币可买1.9斤猪肉。在美国,29美元能买6.9斤牛肉。在中国,29元人民币可买1.35斤。在美国,29美元能买20斤白条鸡。在中国,29元人民币可买3.4斤白条鸡。在美国,29美元能买8.5斤带鱼。在中国,29元人民币可买2.26斤带鱼。在美国,29美元能买15斤鸡蛋。在中国,29元人民币可买5.35斤鸡蛋。在美国,29美元能买17斤苹果。在中国,29元人民币可买6.11斤苹果。在美国,29美元能买43.9斤香蕉。在中国,29元人民币可买10.35斤香蕉。在美国,29美元能买52.7斤大白菜。在中国,29元人民币可买20.56斤大白菜。

食品价格高低会受到产、供、销三个环节的影响,也会与一个国家的农业补贴政策和总体物价水平有关联。仅从产、供、销来看,中国农副产品在这三个环节上仍处于小农经济模式,这恐怕是食品物价难以控制的主要因素。中国多数农副产品不是依赖大规模集约化生产,尤其是家禽和生猪,小农小户养猪成本高,赚钱也不易。美国的牛、猪、家禽和鸡蛋产出量非常大,基本上是大规模饲养,因此生产成本会下降。

美国的农副产品的销售中间批发商的环节较少,超级市场往往是直接从生产商进货,越少的中间环节越容易降低成本这是个基本道理。中国出现的现象是农民生产的农副产品利润并不高,但零售市场的农副产品价格却不低,这与中间环节获取较高利润应有一定关系。而在销售环节,中国目前很少有大型连锁店经销农副产品,菜市场是主要销售之地,而且多为个体经营者小摊铺为主,销售环节无法有效吸收成本,只能是增加农副产品的市场售价。美国农副产品的销售已形成大型连锁店经销的模式,而且在一个社区往往有几家这样的连锁店,为吸引顾客各家店竞相压低成本,农副产品的价格自然是往下走,而不是向上抬。另一方面,美国今年食品批发价格涨幅较高,但由于连锁店自我吸收一些成本,零售价涨幅收到一定程度遏制,这种由经销商让利给消费者行为的实施,小本经营难以做到而大型连锁店却占有优势。

虽然中美两国国情不同,但在民众生活中支出占比例最大的消费,往往会成为社会问题的爆发点。美国民众的财富从2007年到2010年流失了20多万亿美元,这基本与房地产下滑有关。食品的花费对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影响甚大,所谓民生问题,第一就是解决老百姓的肚子问题。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今年2月至10月初,公开场合谈食品物价问题至少有10次以上,可见食品物价在中国已成为高度敏感性的政治议题。不可否认,一个社会民众生活水平的保障是会不断受到挑战,但一个社会的底线应当是保障民众最基本的生活所需,这种所需首先还是要体现在保证民众身体素质的营养上,民以食为天是千古不变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