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德:工人阶级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20/02/24 14:14:43
工人阶级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

1980年,潘晓感到“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是因他在几乎没有生存之忧的情况下,对信仰、理想、追求的困惑,“我不甘心浑浑噩噩、吃喝玩乐了此一生”,“然而,似乎没有人能理解我。我在的那个厂的工人大部分是家庭妇女,年轻姑娘除了谈论烫发就是穿戴。我和他们很难有共同语言。他们说我清高,怪癖,问我是不是想独身。我不睬,我嫌他们俗气。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常使我有一种悲凉、孤独的感觉。当我感到孤独得可怕时,我就想马上加入到人们的谈笑中去;可一接近那些粗俗的谈笑,又觉得还不如躲进自己的孤独中”。

2007年的我,已经没有了当年潘晓那样高的奢望,我连眼前的生存都感到困难。如果我是个别现象,也就算了,可是如我一样,甚至还不如我的大量的下岗工人师傅了多的是。近30年过去了,我连当年的潘晓都不如,怎么会是这样呢?为什么会是这样呢?这就是进步?章子怡他们毕竟是极少数人,多数的工人师傅们,他们怎么会是这样?


我于1981年经高考考入市纺织学校,尽管这是一所国家中等专业学校,但对于我所在县城来说,我也算佼佼者。当时,我所在县一中的高中,是县里最好的学校,都是以初中毕业全县统考择优录取的,当时,还没有现在的分数不够拿几万元钱就能进好学校这一说。1981年高考时,我们这一届,每班大约50多个学生,能考上中专以上的也就七、八个。只要能考上中专(含)以上的学校,户口转为城市户口,中专毕业时,是国家干部,而且国家包分配。当时,全国上下,对于国企来说,还没有下岗、失业这一概念,只要一进国企,无论干部和工人,就是铁饭碗、公费医疗、福利住房(当然面积不大)、退休有工资(退休工资足够养老)。大学本科是四年,我们中专是二年。二年时间,学费、书费、住宿费等全免,学校每月发10元的饭费,对于我们男生正好能吃完,女生还吃不完呢。记得我有一次感冒,学校医务室还免费给我开了穿心莲。

毛主席是1976年去世,可以说,作为老百姓,我们1981年中专经历,毛泽东时代的惯性让我们享受了部分的幸福!

我感到,我还算一个佼佼者,还基本上算一个小知识分子了,有人说毛泽东时代的知识分子不好过,改革开放“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我也应该受“尊重”了吧?

1983年中专毕业,我分配到市毛纺厂。毛纺厂是我市一家中型国营企业,当时有7000多个人员。参加工作后,尽管有理想与现实不一致的地方,但总体上还算凑合吧,比较有保障,正气还算足。我一心一意搞技术,于参加工作的第3年,被聘为工程师,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厂长负责制、打破大锅饭也迅速开始。厂长的权力空前集中,工人们的权力空前下降。厂长开始光明正大地为自己捞好处。工厂的效益开始急转直下。又经过减员增效等改革,工厂终于在1992年寿终正寝---倒闭、破产了!我也随工人们没有了饭碗---工作。但好赖我是技术人员,我又通过关系调到了我市另一家纺织厂---纺织机械厂。纺织机械厂,由于同样原因,没几年,也倒闭了。之后,我又调了几个厂子,但不幸的是,调一个,倒闭一个!2002年,我通过2年的痛苦的支边终于脱离了工厂,调到了市纺织局。我想,纺织局是一个事业单位,总不能也倒闭吧?我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天算不如人算。我市改革开放前是全国的重点纺织城市,但由于纺织企业纷纷倒闭,2004年,我所在纺织局被撤并了。少数有关系的、有钱的,进了别的财政单位,我既没关系,又没钱,进了一个目前还未倒闭的职工培训学校。我和我现在的单位还在苟延残喘者……

我妻子在我市纺织系统的一个厂办医院。随着该纺织厂的倒闭,厂办医院也关门了。我现在正求人想让妻子开一个私人门诊。孩子上初三,成绩不太好。如果进重点高中,得拿2万元!

我也曾经是一个有志青年,想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事业,但人到中年了,连生存问题都如此艰难。将来的住房、养老、孩子就业,更不敢深想。学生时代,我刻苦,参加工作,我兢兢业业,钻研业务,我不算最优秀,也不算最笨、最懒。我错在哪里了?

我市国企大面积倒闭,私企数量、规模都不行,几乎都是手工作坊和家族式的。私企剥削工人跟电影演得一点不差,没有8小时工作制概念,没有休息日,没有养老险等,工人平均工资500元!

同学父母是煤矿退休工人,家里生了2个炉子,1个蜂窝煤炉子,1个柴禾炉子。他们也特别怀念毛主席。


工人阶级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
国企三年解困变成了解散,哀!  谁要你轻易听信走资派的胡言乱语,上当受骗。现在才想到毛主席的恩情。 为什么大家想念毛主席,因为毛主席在,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打破打碎了工人阶级的大锅饭、铁饭碗,而改革者和公司高管们自己却端上了银饭碗金饭碗无论公司倒闭与否都拿超高额年薪享改革成果。——寒江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