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强人:不做情人,只做知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20/02/25 23:19:05

   [文 / 冰美人]

 
  总是在某些不曾预约的乐声里与你相遇。伫立,无语,感伤的泪弥漫成一窗的晨雾。
  聆听一季远去的足音,你是我的歌者。
  其实,那只是一个平常的下午,平常的风和平常的语调。
  平常的人流中,因为你的出现,便成为永远的不平常。
  相遇的片刻,时光倒塌,眼神定格。
  青春的岁月包裹着丝丝缕缕的疼痛,恍如熟悉的温柔抚遍每一个毛孔。
  绵密的逼近心灵,那是一个多么熟悉的陌生人。熟悉的似乎每时每刻都幽幽相伴。
  执手相顾,眼神里却陌生而疏远。语言坐下去的地方,倒伏着许多缠绵的文字。
  在物是人非的注视里,青春都能渗出殷红的血。
  一大堆一大堆思想的寄生物,在缠绵的手掌里织锦,织出色彩绚丽的梦境。
  于是,他在你的眼光里走来走去,他在你的身体里发出情人般的哩语。
  语言清澈,穿过墙,像月亮幸福的下半夜。
  一颗流浪跋涉的心,一种浪漫朴素的情,在网络的废墟上真的会绽放出诱人的玫瑰?不,只是罂栗,一朵任意滋生的蔓陀罗,一种被世俗的唾液淹死的泡沫。她醒来,她用细小的触角感知着这人声喧哗的城市。当暴风雨般的亲吻被演绎,酡红的缠绵里留着荡人心魄的妖冶。因为那个词,花,早开了一个时辰,却凋谢在春天还没有结束的微澜里。
  那个下午的夜色开始显现,疼痛以及疼痛,你的姓氏刻在我的沉默里,一瘦再瘦,对于狭路相逢的爱情,我只能拣一条小径,直达回家的路。
  当然,你会知晓,我何以立在婆娑重垂的玫瑰深处望对岸帘幕低垂的歌声,淡淡树影间淡淡的背影,悲伤而无助。背影。洁白的,淡然的,感伤的。从那往事深处飘然而出,白衣胜雪。
  人世沧桑,人世无常,无常中的细节,一一在文字的静立中显然苍茫。而你的笑容,在沧桑之外,一份相知的牵挂,足以照亮天边的昏黄。
  这样的夜,迷乱而无绪。也许我们挨在一起,让思想在对方视线里拼图。也许某些影子在夜里一起摇动,互相注视对方,互相摩擦对方。让液体涌出,浇灌需要浇灌的一切,淹没应该淹没的一切。这时候,彼此找不到渴望的法律,夜色,在朦胧中犯罪。面对纯洁的爱,我无法下手,那伸至****深处的文字,渗出疼痛的血。你的眼神会疼,我的心也会疼,别让****渎污了神圣的“LOVE”。晚安之前,我们伸手搂住对方赤诚的心,一些语言退到幕后,一些花朵独自忧伤,在茫茫人海里,倚着你宽厚的心灵沉醉,足矣。
  “重逢无意中,相对心如麻。对面问安好,不提回头路。提起当年事,泪眼笑荒唐。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爱过你,说时依旧泪如倾。星星白发犹少年,这句话请你放在心底。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往哪里去,不要不要跟我来。家中孩儿等着你,等爸爸回家把饭开……”说时依旧,泪却禁不住的飞坠。谁说过,午夜里的怀念是一把刀,扎向的永远是自己的心脏,有些泪,永远只淹没伪装的笑!
  栖身于命定的河流,被沉沙重重掩埋。我是一尊忧伤的瓷器,岁月漫漫而过,在最深的睡眠里苏醒,你的歌声唤醒了一颗最石的心灵。惟有你的忧伤你的刻骨度我成洁白的莲,静静的开放在那些寂静的夜。琴键上,还栖着一双很艺术的歌,幽幽怨怨的曲子,从跳跃的黑白间倾泻而出,是细碎的相思。世俗,人流,浮云,俱往矣,远方的那双眼睛,抚摸着乍暖还寒的心情,细细碎碎的文字,漾开一季又一季的欢声,素衣的女子,手心里盛开着一季玫瑰,一季不绝的真情。谁在岁月的源头,还在幸福的张望,歌声,能不能安静的温暖每一个冬天的午夜?
  独自在深夜听一首缠绵的曲,一首忧伤的歌,一阕古老的词。沉醉在厚厚的日记里,感动在深深的思念里。常常有你清越的呼吸敲动长满青苔的门,你是我永远的歌者,在黑暗的徘徊里牵着我的心,拉着我的灵魂。
  静静的,静静的,听见心灵在歌唱,听见一首歌在诵读,看见长明灯在面前浮现。知已,似水温柔似酒深沉,开成一朵透明的花,我在他旁边,成了他唯一的叶子。雪落林间的微响如洞,穿过阵阵紧闭的心门,声音萦绕不绝。
  许多年过去,红尘仍然滚滚。所有的爱来自往事,所有的爱来自真情的付出。那种影影绰绰的婉约,仍然开成尘世间最美丽的莲:不做情人,只做你永远的知已,因为爱,所以爱,爱无须理由,爱无须承诺,却让人不忍说,不堪说,一说就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