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国际中心出租:老公发达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19/10/14 23:27:15

  很多女人都在婚后敦促丈夫上进、奋斗,期待对方飞黄腾达。为了支持丈夫,有的女人甚至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发展全身心当好“大后方”。然而带着热望的女人却很少想过,丈夫升职、加薪也会伴随着应酬增多、工作忙碌等诸多问题。待到丈夫发达了,你的生活中却越来越缺少了他的身影,甚至夫妻感情也疏远了。

  女人观点

  官太太 阔太太并不好当

  绿英 文

  如果肯说实话,没有女人不心存“夫贵妻荣”渴望的,最起码,老公不能比自己挣钱少,比自己社会地位低,否则女人就会出现心理不平衡。在这一点上,全世界的女人心思没区别,只是有人因为实现不了这个愿望不肯承认罢了。

  但恰恰是因为这种“夫贵妻荣”的意识,往往误了女人自己。女人渴望丈夫发达,鼓励刺激丈夫发达,一些女人甚至为了丈夫发达而牺牲自己的事业、青春、健康,全身心支持帮衬、辅助丈夫,有朝一日丈夫发达了,女人却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中丈夫的身影越来越少,甚至一星期难见丈夫人影儿。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男人事业发达了,或升官提职,或挣了大钱,工作自然更忙,应酬自然更多,人际关系自然更繁杂,回家吃饭的机会自然会越来越少,更别说帮老婆干家务,陪伴老婆散步、聊天。

  笔者熟悉的一位老大姐聪明能干,性格直爽,退休前是一位业务能力很强的重点中学教师,还担任学科教研组组长。老公是她的大学同学,在事业单位任职,因勤奋上进、业绩突出,二十年里从科员、科长、当上处长,并成为副局长的热门人选。这个时期,孩子正值高中,学业紧张,偏偏双方家中老人身体不好,频频住院治疗,家中陷入一片混乱。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和升迁,经过几个月痛苦思考、决择,老大姐毅然提前退休了,全身心扑到家务并承担起照顾老人、孩子的全部责任。几年后,老人安然过世了,孩子顺利考入名牌大学,丈夫也因业绩骄人提升为副局长。这时老大姐倏然发现,生活中好像常常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孩子住校,丈夫周末应酬不断,一个人的晚餐她真是懒得做。丈夫回家总是很晚,到家也大多是醉眼惺松,“咕咚”一声栽到床上睡着了。

  郁闷中的这位老大姐常常找些借口给丈夫打电话,但电话的那头常常是:“我正开会,有什么事回家再说。”不由分说,已经挂断了。她不由得想:他怎么总是在开会呢?不可能啊!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会不会是有“小三儿”了……于是乎,有限的几次夫妻单独共进晚餐的机会,也因为妻子疑神疑鬼的质问搞得不欢而散。惹得丈夫甩出两句:“你脑子有毛病了吧?我还不如不回家吃饭了,省得受你审。”

  这是一个典型的“悔叫夫婿觅封侯”的例子。孰是孰非,只能是公婆各有各的理了。如果站在女人的角度,冷静思考的话,原因就是这个女人一心想当官太太,又全身心付出当上了官太太,心理上却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她不明白,任何事情都有正面和负面,你赢得了表面上的风光,满足了做妻子、做女人的虚荣心了,却承受不了这风光背后的孤独寂寞。同时,女人为这种所谓风光,牺牲得越多,索取补偿的渴望就越大。

  所以当一个女人向“某官员夫人”、“某老板夫人”奋力进取并不惜牺牲自己的事业的时候,你最好先冷静地做个心理准备,搞清楚官太太、阔太太并不好当。还要奉劝女人一句:完全牺牲自己的事业成全男人是件危险的事。

  男人观点

  当男人被逼“觅封侯”

  山河 文

  这世界上让男人头疼的女人有很多种。其中最让男人头疼的,是让男人觉得自己不是男人的一种。

  男人之所以肯定自己是个男人,无外乎以下三种因素:价值、责任、尊严。能让男人觉得自己都不是个男人了,肯定是这三根骨头被抽空了。

  首先说说价值。什么样的男人才是有价值的?或许在很多女人看来,能够满足女人虚荣心的男人才是有价值的。换句话说,就是能让女人在人前有充分值得炫耀的首饰衣服和谈资的男人。毋庸讳言,当大官员、做大买卖大概是最容易满足这点的。别人老公三十出头当处长了,你就赶着我去考公务员;别人老公做买卖发了大财,你就逼着我去租门脸摆地摊。出去看到别人家的好处了,回来你就长吁短叹,还好,没直接怨自己所托非人,但你嘟囔的表情简直就是无情泼在我头上的一桶冰水,让我觉得和别人相比自己一文不值。难道在你眼里,成功的男人就等于当大官做大生意么?成功的标准就是那么不容妥协的唯一么?古人教育孩子还讲究“因材施教”呢!

  其次就是责任。既然做的事情不如人家,那当然做什么都没了意义。不论自己多么努力,也无法满足你无际的欲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生的意义在你眼里只剩下了赚钱,世界在你眼里只是一座金山,而我只是反应迟钝的掘金者。其实,我所做的事情,我所追求的艺术,一样有价值,也一样能够赚钱。作为一个追求艺术目标的人来说,成为大师只是一种目标,而不是一种必然。正如那些当大官做大买卖的,能够人前显贵的毕竟只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在竞争中郁郁不得志的。与其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享受被人排挤和淘汰的痛苦,干吗不在自己擅长的天地里面有所作为?我不是不爱你,不是我不爱家,我为理想所付出的努力,正是和我们的家牢牢拴在一起的。难道只有按照你说的那样去做,才算是对家庭负责任么?难道我的一切作为只是无聊的玩闹?

  再来说说尊严吧。其实,正如一条腿的鼎没法继续站立,在价值和责任被否定之后,所谓“尊严”,也只剩下了一个空壳。曾几何时,你的“不一定要如何如何,有努力就够了”言犹在耳,如今的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难道真的是生活的压力取代了生命的尊严?

  我的价值和我存在的全部意义,是一只鸟,会翱翔的鸟。倘若你一定要让我像鸡一样生活,那么对不起,我一定要飞走——在我还没有丧失飞翔能力之前,在我还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男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