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有三本吗:zt?《人祸摧花》全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19/10/17 11:26:03

zt 《人祸摧花》全文

(2011-09-18 17:59:19)转载 标签:

人祸摧花

张卫

足球周刊

女足

教练

足协

体育

分类: 社会记录

《足球周刊》张卫

《人祸摧花》之一:一颗榴莲引发的权力清洗

2011年9月11日深夜,秋雨袭泉城,五星级山东大厦门前迎候中国女足的人群氛围,甚至比地球那边正在纪念9.11恐怖遇袭十周年的纽约世贸广场更为悲凉且凝重,回想11天前恭送她们出征首战时的热烈与激昂,反差强烈犹如冰火。打开车门后,主帅李霄鹏依然彬彬有礼,用他忠厚且近乎永恒的笑容感谢着门前等候的父老乡亲,不过,此刻这种“笑对出局”的积极情绪已无法传递给队员,“垂头丧气”是绝大多数女足姑娘下车时的神情写照。

小A是少数几位能在脸上挤出一点阳光来冲撞9.11暗夜的女足姑娘,因为她对这一结局早有准备。“就跟乱砍滥伐破坏环境终究会招致大自然惩罚一样,违背足球规律搞足球,结果注定是要被规律惩罚。我嘛,早有准备,也习以为常。”回房后,小A一边整理行囊,一边在电话里讲述着。

这一夜,是李霄鹏担任中国女足主教练的第400个夜晚,也是李霄鹏时代的句点。一场因人祸而生的足球罪错,在凄风冷雨中完成了历史注脚。

【罪之表1:一颗榴莲引发的权力清洗】

尽管她们这一代球员频繁经历着近年中国女足主帅的更迭,但小A脑海里对李霄鹏上任日期(2010年8月7日)却有格外清晰的记忆——“因为这一天,几乎所有国家队队友在电话或QQ里议论李霄鹏当选国家队主教练时,反映竟然是出奇的一致——吃惊!而此前足协公布任何一位主教练时,大家在之前或多或少都会对消息或当选者有所了解,只有这一次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料。”

吃惊的原因来自很多方面,比如李霄鹏是中国男足职业化后以知名球星身份当选国字号球队主教练的第一人,比如李霄鹏比前任主帅商瑞华的年龄要年轻31岁,比如李霄鹏担任山东女足主教练时的某些圈内传闻……就是带着这些吃惊及因吃惊而产生的些许期待,小A和其他二十几个姑娘,跟随李霄鹏进入了完全有别于以往中国女足的“异象时代”。

裹挟着浓重山东口音的“鹏普”(部分姑娘对李霄鹏式普通话的昵称),总能给听者以平和敦厚的感觉,这和姑娘们最初对李霄鹏感觉完全一致,但仅仅一个月后,小A就已经感觉到说“鹏普”的李导是完全不该用“平和与敦厚”来形容的。“他绝对是一个厉害角色,甚至可以说太狠了!”在小A看来,李霄鹏在队里追求的是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威,“他对权力和权威的需求与渴望,超过了我们以往所经历的任何一位国家队主教练。”

对权力与权威的需求是主教练的共性,过往中国女足就曾出现过马良行与李飞宇、伊丽莎白与张建强等多次因权力而产生的不和谐事件,但小A用“狠角色”的措辞来形容李霄鹏,却不仅仅是因为他充满对权力的渴望,而在于他更懂得用手段去实现权力。其实,当一个人可以把一颗榴莲果作为清洗政治对手的权谋工具时,“狠角色”可就不仅仅是小A的直觉感知了。

2010年亚运会前在广东某地集训时,李霄鹏应酒店管理方提出的需求在队规里增加了一条“禁吃榴莲”,以防止榴莲怪异的味道会影响其他楼层的客人,时任副领队温莉蓉与李霄鹏意见相左,她认为在老女足时代就有姑娘喜欢吃榴莲,实在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修改队规,更何况球队几乎在同一楼层。不想,几天后酒店方面在女足居住楼层闻到了榴莲味并向李霄鹏告状,经调查发现违规吃榴莲的是主力门将张艳茹(微博)和李霄鹏的山东嫡系于雅慧(微博)。在当晚包括部分老队员在内的球队领导层扩大会议上,李霄鹏问温莉蓉该如何处理,温莉蓉说:“当初我说过没必要把吃榴莲这样的小事写进队规,现在出现了违规,还是你自己决定吧。”未能从副领队处获得从轻发落的台阶,李霄鹏竟然顺势发难:“那好,把张艳茹和于雅慧两人全部开除出队,明天就走人。”当温莉蓉以“量刑太重”为由进行劝阻时,李霄鹏却回答得斩钉截铁:“如果你不同意我开除她们俩,那明天我辞职,我走人。”

由于时值亚运会即至,别说将主力门将驱逐,就算是让外界知道“女足竟然仅因为吃榴莲而开除球员”也会引发重大的新闻舆论炒作,面对李霄鹏的决绝,温莉蓉只好上报足协领导。直到分管国家队的副主席于洪臣星夜兼程赶赴女足驻地时,李霄鹏才收回开除球员的成命。至此,“榴莲事件”带来两个结果——队员层面,对吃榴莲的张艳茹和于雅慧共计罚款3万元;同僚层面,副领队温莉蓉被足协领导批评,权力完全被边缘化,并在随后不久离开国家队,国家队领导层亦再无任何对李霄鹏的监管者存在。

利用一个榴莲完成对温莉蓉的权力清洗后,不仅让李霄鹏在足协高层心目中的地位与分量进一步增加,更是让他在国家队内所有球员的心里树立起了绝对权威,李霄鹏的铁腕统治也随着这颗榴莲得以全面建立:从阶段任务的战略目标规划到具体比赛的技战术制订,从国家队大名单的选择到某一场拉练比赛的出征和首发,从训练津贴补助的确定到比赛奖金的分级发放……一切都由主教练说了算,这是过往女足乃至男足国字号主帅一直渴望却一直不可及的理想境界。

自1985年中国女足建队至今26年间,曾有过两位马姓主帅获得过类似李霄鹏的队内权威,只不过二马与靠手段和铁腕获取权威的李霄鹏途径迥异——马元安所靠为王俊生的支持和长达10年国家队主帅的资历,马良行则是靠对球员的真爱付出与技战术的训教得法,而享有队内权威的二马却都不曾有过如李霄鹏式的绝对权力。但令人扼腕之处在于,绝对权力却带来了中国女足行为准则的无底线沦落。

《人祸摧花》之二:不陪酒?除非你想离开国家队

【罪之表2:不陪酒?除非你想离开国家队】

随着李霄鹏获得对国家队支配的绝对的权力,小A也进一步感受到了李霄鹏忠厚随和外表下那颗强硬的心。“我们这些踢球的女孩子几乎没有不会喝酒的,但不是所有女孩都能喝大酒,像他们男足队员一样”,回忆起关于“喝酒”的话题,小A一直保持的恬静淡然也被打破,她的情绪显然受到了因回忆中的不快而产生负效应的影响。

“东北人说喝酒豪爽,蒙古人笑了;蒙古人说喝酒豪爽,西藏人笑了;西藏人说喝酒豪爽,山东人笑了;山东人说喝酒豪爽,鲁能俱乐部笑了。”鲁能男足豪爽善饮圈内闻名,随着毫无监管的鲁能帮完全掌舵玫瑰军团后,“酒精考验玫瑰忠诚度”也成为中国女足队内衡量队员是否跟主教练一条心的重要指标。亚运会后每次集训,教练组总会寻找到让全队欢聚畅饮的理由,不管是热身赛的胜利还是短暂的休整,以觥筹交错相互敬酒的方式来提升队内凝聚力几乎成为中国女足的常态,“感情深一口闷”等酒桌上表达忠诚的酒嗑,更是成为不断跳跃在玫瑰丛中的异样音符。

“绝大多数队员都不适应更不喜欢这种用喝大酒来沟通气氛的方法,因为每次都要把人喝多喝吐甚至喝得站不起来才行。有一次他(指李霄鹏)带大伙一块喝酒,有一个球员被灌得太多了,第二天甚至根本没法起来训练。”对于“为什么非得喝”的提问,小A的回答更是让人心酸:“如果教练敬酒你不喝或者你不去敬酒,那么,肯定会被认为你跟他不是一条心。得罪了他们,当队员的会是什么下场?谁都不是傻子。所以,只能喝。除非,你想离开国家队。”

如果说“被动陪酒”还有增强团队凝聚力的理由作为托辞,那么,在各地方女足队中流传的有关国家队个别教练员与个别女足队员的XX绯闻,可就全无理由可讲,总不能把这也当成是为了夯实队内紧密的将帅关系吧?类似绯闻的传出,对该时代的中国女足球员间的团结也造成了巨大破坏。一次集训后评全勤奖金时,绯闻女主角之一得奖的消息便引发了诸多球员的强烈不满,因为该女主角的训练出勤率实在算不上高,以至于有球员忿忿不平地跑到小A房间抱怨:“我敢打赌,这次咱们评的全勤奖肯定不是指白天训练,而是TMD夜里……”

随着类似故事在中国女足16家地方俱乐部队集中比赛期广为流传,负责组织比赛的足协相关官员自然也有耳闻,但这些即便传到足协高层耳畔,恐怕也因寻证困难而如石沉大海,李霄鹏作为中国女足历史上拥有最高集权统帅的基础没有任何动摇。

《人祸摧花》之三:“曹氏乡党”魂附国字号

【罪之源1:“曹氏乡党”魂附国字号】

 

汉语中,“权威与权力”作为一对姊妹词始终“相辅相成”,这同样也是过去400天李霄鹏与同为山东同乡的曹景伟关系的准确定位。如果说李霄鹏靠个人手段实现了对主帅权威的维护,那么,作为中国女足队内行使足协公权力的最高代表,国管部主任兼国家队领队曹景伟则成为李霄鹏在攫取绝对权力路上的保护神及最佳拍档。

 

于是,当李霄鹏钦点并获得曹景伟首肯的女足助教祁宏因为涉嫌赌球被抓进专案组后,根本看不到曹景伟针对“国字号教练被公安机关抓走所带来的国字号教练任命过于随意”的原则问题进行自省,而是任由李霄鹏将刚刚退役全无一点教练经验的李金羽选进教练组,并负责“玫瑰命脉”的进攻训练。殊不知,就算在权倾朝野的南勇铁腕统治时代,足协在任命国字号教练时,也不敢允许去聘任没有教练证书的刚退役球员;就算伟大的范.巴斯滕,也要在退役后经历教练培训班的镀金或炼狱之磨砺,才可以坐上教练席……

 

于是,当拥有3届世界杯和3届奥运会经验的浦玮重新复出并表示想要重回国家队的愿望时,李霄鹏仅因听说“浦玮难管”便断然拒绝,如弃敝屣,而曹景伟亦对此却毫无反应,甚至与浦玮连最起码的交流都不曾有过……

 

于是,当队长毕妍(微博)在有关队内建设等问题上提出改进建议时,感到不快的李霄鹏直接在下次集训时将毕妍的名字划掉(尽管这也间接成全了毕妍代表中国大学生队获得世界冠军)以作报复,并继续夯实自己无上权威,而曹景伟同样听之任之,而不顾没有毕妍的中国队中场究竟有谁能够替代……

 

一系列的不寻常,让坊间增加了诸多针对曹景伟与李霄鹏超乎寻常亲密关系的猜测,甚至有“利益交换”和“权钱交易”的道德传闻。尽管这些难觅凭证,但曹景伟选择李霄鹏担任中国女足主帅的过程中,本该拥有的“公正公平公开”三原则却连名都不存,在商瑞华下课进行中国女足主教练遴选过程中,曹景伟以霹雳手段和闪电速度,迅速确定山东同乡李霄鹏当选,确实惹人猜疑。就连韦迪任命鲁俊担任中超公司总经理时,他好歹还走了一次名为全国招聘“实为内定”的过场,作为下属的曹景伟却连这种象征性的过场都不要了。

 

引人关注的远不仅于此。尽管中国封建王朝沿袭甚远的“乡党政治”在新中国成立后已被健全的中国共产党的优秀组织制度所取代,但这一封建陋习竟然在曹景伟主政中国足协国管部后得到了近乎极致的继承与体现。自2010年4月被韦迪调入中国足协国管部后,曹景伟除了任命山东同乡李霄鹏为女足国家队主教练,还把中国女足另外两个梯队主帅的职位,也交给了清一色的山东同乡——国青队(U19女足国家队)交给青岛老乡殷铁生主政,国少队(U16女足国家队)交给了山东同乡范学伟主政。随着曹景伟上任半年多,中国女足国字号系列龙头的掌门人便彻底烙上了山东系的印记。

 

山东堪称女足荒漠,即便老玫瑰鼎盛期,山东也不过只有朱静等零星球员游走在国家队边缘。唯一在中国女足国字号历史上书写过山东教练业绩的也只有张海涛一人,但他留下的却是雅典奥运0比8惨案。而且,李霄鹏、殷铁生和范学伟三人,在中国女足领域全无任何过硬成绩,后两人甚至连地方女足主教练都不曾担任过,更别说叫得出梯队球员的名字,但这并不妨碍曹景伟对他们的任命,以及由他们肩负遴选队员、组建队伍的责任。

 

作为上述三支队伍的唯一领队,曹景伟给殷铁生和范学伟的权力也比照李霄鹏,彻底建立主教练在无监管条件下的绝对权威。于是,我们可以在网上搜索到如下新闻——6月25日晚7点,在山东德州太阳谷不夜城开幕之际,殷铁生率国青女足队员们与“德州男子足球联赛冠军”金益德足球队进行了一场高水平的对抗赛,双方最后以1比1打平。(详见网址:http://www.dezhoudaily.com/news/dezhou/folder135/2011/06/2011-06-27251569.html)细阅后终于懂得,殷铁生率领花季女国脚们参加比赛的对象竟然只是一支企业球队!尽管是否存在私拉赞助行为不得而知,但以堂堂国字号球队陪一支企业队比赛,还恬不知耻到网上晒广告宣传,无论如何都算不得体面行为!可即便同乡们在各级女足国字号帅位上已行事荒唐到如此境地,曹景伟对同乡的信任与放权却依然如故……

 

10月,国青女足将出征亚青赛;11月,国少女足将出征亚少赛,曹景伟麾下乡党交出的答卷,是否会比已经倒下的李霄鹏好些?让我们拭目以待。

《人祸摧花》之四:足球水上漂掌舵的时代

【罪之源2:足球水上漂】

“曹氏乡党”作为组织构架原则的阴魂,不仅附着在上述三支女足国字号队伍身上,男足国青队前任主帅宿茂臻率国青队亚青赛折戟后,短暂离职数日旋即又被曹景伟任命为国少队主教练,全无败军之将该理应被追讨的责任或进行总结的义务执行。事实上,中国足球当前所有国字号队伍,除外教外,竟然悉数由山东人掌舵,难道仅仅用巧合来形容?而这些异行传递的最强烈信号,就是人们无法判断曹景伟时代的中国国字号主教练的选择标准究竟是什么?若有标准,必是——“山东同乡或外籍人士必须二者占其一”。

其实,追寻“被陪酒”、“被陪练”等让小A等女足国脚感到迷茫和愤懑的所有异象的根源,也均在于足协国管部负责人曹景伟滥用任命并且疏于监管。而刚刚来到足协才一年多的曹景伟何以如此胆大,居然敢将“乡党政治”作为国字号球队的组织选拔原则?循此探求下去,却发现更加蔚为壮观的场景,而曹景伟不过只是遵循着上行下效的古训罢了。

自2002年从山东聊城大学体育学院以借调身份进入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后,曹景伟从皮划艇队的科研人员起步,被韦迪发现并获得重用,被迅速提拔为皮划艇队副领队乃至赛艇队领队,其火箭般快速的职位升迁全赖韦迪所赐。2010年4月从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被调至中国足协,更是韦迪“任人唯亲”的具体呈现。至于曹本人擅长那些不适于被媒体曝光的“特殊体育科研能力”与中国足球国字号管理到底有多大关系,显然不是韦迪需要去思考的问题。那么,以此推断,曹景伟当然有理由按着乡党的原则去遴选国字号主帅——管他懂不懂女足,只要是让我信得过的老乡,即可。

所以,伴随着中央高层领导启动足球扫黑反腐并剜除谢亚龙、南勇、杨一民等蛀虫后,韦迪为代表的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进驻中国足协,也直接带来诸如上述的组织架构与制度布局。原有中国足协未被刑事处理的中层干部,一概被清理成“闲”人,而取代他们行使中国足球各领域管理职权的,则是与水上运动产生过千丝万缕联系的新官僚们,诸如曹景伟一类。于是,“被成为闲人”的前足协官员在背地里给这些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调过来管足球的外行们起了一个绰号——“足球水上漂”。

这显然是个极具讽刺意味的绰号!水面上漂着的足球,无根无本,无依无靠,所行随机,成败随缘。而这些,却也形象反映了韦迪率领一群水上运动管理中心的大小官僚,掌舵中国足协一年多来的真实行径:国青男足亚青赛未能出线,国奥队奥运会预选赛折戟,国家女足先是首次失去世界杯资格进而在李霄鹏带领下首次失去奥运会资格……在“足球水上漂”掌舵的时代,中国足球国字号队伍全线崩盘。

但遗憾之处在于,这一阶段的中国媒体竟然十分宽容,所有的不出线责任都被舆论引导至主教练身上,而与足协管理者全无关系。当然,这也印证着坊间有关韦迪、鲁俊等“EQ达人”非常懂得善待媒体的传说,乃至于“封口结盟”所予人的无限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