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满侠鹅:灵魂最甜美的时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19/08/21 12:51:33
我徘徊着,像一个孤独的幽灵,在人间徘徊。永远在寻找着那种灵魂最甜美的时刻。   平时,我喜欢独自一个人观赏天上的流云。仿佛波德莱尔笔下那个没有家乡没有祖国的孤独的“外乡人”:……我爱云……天边那飘过的云……同样,我也爱云,爱天上无尽的白云。大学时代,我总是侣书籍而友白云,它们是我如影随行的挚交。我常常独自站在教学大楼上,呆呆地凝视着那万木葱茏的岳麓山。看山上的云起云落,云卷云舒。看春云之舒展,夏云之堆积,看秋云之散淡,冬云之凝重。    尤其每到夏秋之间,去湘江击水。一个人静静地仰卧在江面上,手脚偶尔动动,任晚风拂拂,任流水汩汩,随波漂流。这时,夕阳在天,云霞若燃。寥廓的楚天上空,闪亮的白云和银灰的云层相间着,如棉絮般铺展开去。其中,嵌以小片亮黄与蓝黛的云彩。宛若一幅巨大的织锦,一齐倒映在清澈的江水中。随着滟滟的波光晃动着,摇曳着,变幻着。与江心沙洲上茂密的水柳,江边横着的木船,与归巢的鸟儿相辉映。此时,卧在流水和白云之上,恍若置身画中,身处仙境,顿觉心旷神怡。不久,夕阳下山,天边火红的晚霞化作一片蓝灰。江上漫天的云层顿然一空,仅余数缕薄纱。一枚浅黄的月亮,印在天边。    每逢冬天大雪之日,我常常携三五好友,向白雪皑皑的山岭间爬去。天上灰蒙蒙的云层直压原野,地下无边的白雪闪烁着银光。走在厚厚的雪上,脚下响起一阵阵喳喳喳的声音。料峭的山风在耳边时作。山风过处,树梢上的积雪扑簌簌落下,冷飕飕的侵入脖颈。不时惊起一二山鸟。被大雪压弯了腰的竹子和其他树木,间或发出一片喳喳喳的呻吟。有时,脚下太滑,只好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爬上山巅,可见山间那一泓蓝幽幽的湖水,那么明净那么清澄,一尘不染。水面仅浮着些许残雪。这时,空气冷冽而清新,足以涤荡你心头的尘埃。极目远眺,周围重重叠叠的山岭,远处无垠的旷野上,到处一片银装素裹。山间静幽幽的,心里一片恬然。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躺在床上,手捧书本,在朦胧的床头灯下,静静地看着书。明月探窗,清辉满地。窗外,虫吟细细。四周,万籁俱寂。这时,书本在目光下,如同白云一般一页页地翻卷过去。神凝视聚之际,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最后,神倦书抛,伴书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