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满侠:南京云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19/08/22 09:15:53

南京云锦

百科名片

  南京云锦

南京云锦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因其绚丽多姿,美如天上云霞而得名,至今已有1580年历史。南京云锦与成都的蜀锦、苏州的宋锦、广西的壮锦并称“中国四大名锦”。在古代丝织物中“锦”是代表最高技术水平的织物。而南京云锦则集历代织绵工艺艺术之大戊,位于中国古代三大名锦之首,元、明、清三朝均为皇家御用品贡品,因其丰富的文化和科技内涵,被专家称作是中国古代织锦工艺史上最后一座里程碑,公认为“东方瑰宝”、“中华一绝”。亦是中华民族和全世界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

目录

简要介绍

  南京云锦是至善至臻的民族传统工艺美术珍品之一。吴村梅有一句诗就是用来描写南京云锦的:“江南好,机杼夺天工,孔雀妆花云锦烂,冰蚕吐凤雾绡空,新样小团龙。”南京云锦是南京传统的提花丝织工艺品,是南京工艺“三宝”之首。南京云锦配色多达十八种,运用 “色晕”层层推出主花,富丽典雅、质地坚实、花纹浑厚优美、色彩浓艳庄重,大量使用金线,形成金碧辉煌的独特风格。由于用料考究,织工精细,图案色彩典雅富丽,宛如天上彩云般的瑰丽,故称“云锦”。现代只有南京生产,常称为“南京云锦”,至今已有1580年历史。南京云锦与成都的蜀锦、苏州的宋锦、广西的壮锦并称“中国四大名锦”(与苏州缂丝并誉为 “二大名锦”)。  云锦的“锦”字,是“金”字和“帛”字的组合,《释名·采帛》:“锦,金也。作之用功重,其价如金。故惟尊者得服。”这是说,锦是豪华贵重的丝帛,在古代只有达官贵人才能穿得起。明 赵震元《为李公师祭袁石■(袁可立子)宪副》:“大人每称之曰:‘计部叹巧妇之炊,冏寺羡空群之顾,首山无庚癸之诺,埛野多云锦之胯。’”

历史发展

  南京云锦的产生和发展与南京的城市史密切相关。南京丝织业最早可追溯到三国东吴(222—280)时期,东晋(317—420)末年,大将刘裕北伐,灭秦后,将长安的百工全部迁到建康(今南京),其中织锦工匠占很大比例。后秦百工中的织锦工匠继承了两汉、曹魏、西晋十六国前期少数民族的织锦技艺。417年东晋在建康设立专门管理织锦的官署——锦署,被看做是南京云锦正式诞生的标志。从元代开始,云锦一直为皇家服饰专用品。明朝时织锦工艺日臻成熟和完善,并形成南京丝织提花锦缎的地方特色。清代在南京设有“江宁织造署”,《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就曾任江宁织造20年之久。这一时期的云锦品种繁多,图案庄重,色彩绚丽,代表了历史上南京云锦织造工艺的最高成就。  南京云锦织造鼎盛时拥有3万多台织机,近30万人以此和相关产业为生,是当时南京最大的手工产业。1949年后,尽管政府先后投资几千万元用于恢复和保护云锦,南京市云锦研究所还成功地科学复制了20世纪70年代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素纱褝衣”、北京十三陵定陵出土的明万历皇帝“织金孔雀羽妆花纱龙袍”等,但云锦仍然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现在全国真正懂云锦技术的不过50人。  云锦过去专供宫廷御用或赏赐功臣之物。现代云锦继承了明、清时期的传统风格而有所发展,传统品种有妆花、库锦、库缎等几大类(见“妆花”、“库锦”、“库缎”),库金、库锦等等以清代织成后输入内务府“缎匹库”而得名,沿用至今。妆花类织物是代表云锦技艺特色和风格的品种,图案布局严谨庄重,纹样造型简练概括,多为大型饱满花纹作四方连续排列,亦有彻幅通匹为一单独、适合纹样的大型妆花织物(如明、清时龙袍、炕褥毯垫等)用色浓艳对比,常以金线勾边或金、银线装饰花纹,经白色相间或色晕过渡,以纬管小梭挖花装彩,织品典丽浑厚,金彩辉映,是云锦区别于蜀锦、宋锦等其他织锦的重要特点。1949年后,在传统品种的基础上创新品种,如雨花锦、敦煌锦、金银妆、菱锦、装饰锦及台毯、靠垫等,供应蒙、藏兄弟族服饰和书画装裱、旅游纪念品、外贸等的需要。  截止2009年,了解云锦的人很少,即使是南京人亦是如此.关于云锦的书则更少,南京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南京云锦》,倒是既可以满足欣赏者的好奇,又可以作为云锦研究者的案头书。著名红学家李希凡先生称赞这本书“把云锦的美充分地表现出来了”。  截止2009年,生产的云锦除出口做高档服装面料及供少数民族服饰、演出服饰外,又发展了新的花色品种,如云锦台毯、靠垫、被面、提包、马夹、领带、挂屏、手机套、桌旗、云锦笔筒、名片盒等日用工艺品。  40多年来,南京云锦的科研人员经过努力,把濒临消亡的南京云锦织造工艺逐渐恢复,并搜集整理了云锦图案和画稿,培训艺徒,恢复了失传品种“双面锦”、“凹凸锦”、“妆花纱”等,复制了汉代的“素纱禅衣”、宋代“童子戏桃绫”、明代“妆花纱龙袍”等珍贵文物,并征集收藏了900多件云锦实物资料,为南京云锦的研究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目前,南京云锦又面向市场,开发了服饰、工艺画屏、日用饰品等众多工艺礼品及消费品,受到市场的欢迎。

申遗成功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1年,南京云锦正式申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名次排于古琴之后。2006年5月20日,南京云锦木机妆花手工织造技艺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6月8日,江苏省金文云锦名人工作室获得国家文化部颁布的首届文化遗产日奖。  2009年9月30日晚,从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传来消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会议决定:中国南京云锦织造技艺成功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独特工艺

  云锦的诞生应归功苏州的缂丝,它实际是苏州缂丝衍生出来的附属品。南京云锦工艺独特,用老式的提花木机织造,必须由提花工和织造工两人配合完成,两个人一天只能生产 5-6 厘米,这种工艺至今仍无法用机器替代。云锦主要特点是逐花异色,通经断纬,挖花盘织,从云锦的不同角度观察,绣品上花卉的色彩是不同的。由于被用于皇家服饰,所以云锦在织造中往往用料考究、不惜工本、精益求精。云锦喜用金线、银线、铜线及长丝、绢丝,各种鸟兽羽毛等用来织造云锦,比如皇家云锦绣品上的绿色是用孔雀羽毛织就的,每个云锦的纹样都有其特定的含义。如果要织一幅 78 厘米宽的锦缎,在它的织面上就有 14000 根丝线,所有花朵图案的组成就要在这 14000 根线上穿梭,从确立丝线的经纬线到最后织造,整个过程如同给计算机编程一样复杂而艰苦。  南京云锦,技艺精绝,文化艺术蕴义博大精深。色彩艳丽,晕色和谐,民族纹样,奇异变幻,自然天成。它具有鲜明的中国吉祥文化的深厚底蕴。皇帝御用龙袍上的正座团龙、行龙、降龙形态,代表“天子”、“帝王”神化权力的象征性。与此相配的“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的十二章纹,均有“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统领四方,至高无上”的皇权的象征性。祥禽、瑞兽、如意云霞的仿真写实和写意相结合的纹饰,以及纹样的“象形、谐音、喻意、假借”等文化艺术造型的吉祥寓意纹样、组合图案等也无一例外。云锦的纹样图案,表达了中国吉祥文化的核心主题的设计思想是:“权、福、禄、寿、喜、财”六字要素,表达了人们祈求幸福与热情向往。这就是南京云锦纹样服饰不但具有珍稀瑰宝、昂贵的历史文物价值,而且它亦是雅俗共赏、典藏吉祥如意的民族文化象征。  

南京云锦龙袍(局部)

主要用途

  南京云锦在元、明、清王朝皇室御用龙袍、冕服,官吏士大夫阶层的贵妇衣装,以及民间宗室,喜庆、婚礼服饰等应用的范畴里,它是最华贵、最精美的工艺美术品之一。它汇集了以丝质(材料、组织)肌理美、色彩和谐美、纹样情愫美的装饰美化特征,以“质与纹”、“巧与艺”、“意与象”三者结合的内容与形式,达到科技与文艺,两者完善统一的形态美感。从云锦品种繁多,所表达的审美艺术观念的实质来看,它可以归纳为三种美的形式:即宫廷王室之美,是追求昂贵奢侈性的雍容华贵之美;士大夫、宗主儒生之美,是显示抒情雅洁之美;民间喜庆礼仪之美,是实用与华丽结合的纯真民风之美。因此,云锦妆花所特有的仪表装饰美,都能适应于人们对审美情愫性的高雅艺术价值的享用。这就是云锦作品真、善、美统一的艺术风格,它代表着民族服饰文化的时尚性和民俗性,亦是具有世界性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的佐证。  在中国传统戏剧的舞台上,凡有帝王将相、王妃公主出场,他们身上光彩夺目的服饰,总会让人们的眼睛为之一亮。它们有力地烘托了人物,渲染了剧情气氛。这些雍容华贵的戏剧服饰,是以明清帝王后妃和高官贵妇及千金们的服饰为蓝本,经过艺术加工制成的。而这些古代帝王们的服饰,其中许多就是用南京云锦缝制而成的。所以在“南京云锦”的制成品上也就打上了深深的“阶级烙印”。帝王服饰体现了“王权神授”的观念。历代帝王自命“真龙天子”,受命于天,驾临人世,统治众生,于是在服饰上大量使用传说中的神兽“龙”的形象,非帝王不准用,以示君临天下,唯我独尊

美丽传说

  仙鹤街位于江苏省南京市秦淮河新桥西北端,南起集庆路,北至仙鹤桥。顾名思义,这条街名字的由来和美丽高贵的仙鹤有关,关于它的动人传说在民间广为流传。  一位“老南京”绘声绘色地向记者说起他从祖辈那里听来的传说。相传,古南京城内西边有一间孤零零的小草房,里面住着一位替财主干活的老艺人,他的名字叫张永。每天公鸡叫头遍张永就开始下机耕织锦,一直要忙到半夜三更才停手。一年下来,汗水淌干了,眼泪流尽了,织出来的云锦放开来好像长河一样。可是财主反过来倒说张永欠他的债更多了。有一次,财主要过生日,逼着张永赶织一块“松龄鹤寿”的云锦挂屏。张永只好拖着骨瘦如柴的身子跳下机坑抛梭子过管织云锦。可怜老人白发苍苍,哪里有力气!熬干了灯油,一夜才织出五寸半,眼看财主就要来逼货,老人急得直淌眼泪,他伸开双手,面向门外巍巍高山自言自语悲愤地叹道:“云锦娘娘呀,人家都说你是保佑我们织锦穷人的神仙,现在财主把我们穷人往死里逼,你怎能见死不救……”张永疲劳过度,话未说完就晕倒在织机旁。  就在这时,高山上的彩云豁然开朗,闪出万道金光,接着浮云翩翩,阵风飒飒,张永家的门“咯吱”一声开了,走进来两个美丽的姑娘,她们把张永扶上床,自己就坐到机坑里面熟练地织起云锦来。霎时间,织机连声响,花纹现锦上。  天快亮了,张永从昏迷中醒来,一看满屋子金光,一个姑娘在机坑里飞快地甩梭子织锦,另一个坐在花楼上拽花。他忙问:“你们是谁?”姑娘们指了指天边的云彩。张永顺着她们的手望去,只见彩霞万朵,回头一看,两姑娘都不见了,只留下机子上织好的云锦熠熠闪光。云锦上面的花纹好像仙境一样,青松苍郁、泉水清澈,两只栩栩如生的仙鹤丹顶血红非常耀眼!  张永喜滋滋地把云锦往机子下卷,没想到这神奇的云锦犹如山上的瀑布一样拉了一幅又一幅,卷了一匹又一匹,怎么也拉不完、卷不尽。街坊邻居都跑来看稀奇。  正在大家兴高采烈的时候,财主带着一帮打手前呼后拥地讨债来了。他把腰一叉,手一挥,打手们一拥而上,如狼似虎地抢这台神奇的织锦机。张永哪里肯依,死死护着织机不肯放。可狠毒的财主一脚把又老又病的张永踢倒在地,老艺人顿时口吐鲜血昏死过去。这边十几个打手七手八脚地想把织机抬走,谁知平时几十斤重的木头织锦机,此刻竟然铜铁铸的一样,动它不得。财主急了,伸手又去扯织机上的云锦,却听见“叭”地一声响,织锦的木梭子好像活了一样,跳起来狠狠地追着财主打,疼得他哭爹喊娘地乱叫。恼羞成怒的打手们气急败坏地烧起房子来,正在这时,天上“轰”地响起一声炸雷,暴雨倾盆而下,浇灭了大火,洗净了天空。  财主和打手一看不好,掉头想逃。这时,云锦上的两只仙鹤突然长唳一声飞了出来,围着张永飞了两圈,翅膀扇了两下,老艺人一下子容光焕发地坐了起来。两只仙鹤又追着财主,扑到他的脸上猛啄不放,财主疼得乱叫。张永和众人赶来时,只见满天红霞,城外高山顶上的金色光轮忽隐忽现,两只美丽的仙鹤翩翩起舞。大家异口同声地叫好,只有财主鬼哭狼嚎地捂着脸,原来他的眼睛被仙鹤啄瞎了。  后来人们传说,那天夜里帮张永织锦的两个美丽姑娘就是云锦娘娘身边的两个漂亮仙女,奉云锦娘娘之命,特地到人间来帮助穷人整治老财主,为了纪念云锦娘娘,人们就把张永住的这条街取名“仙鹤街”。

当代传人

  金文从1973年就开始从事云锦的研究制作工作,对这门传统工艺的传承与保护倾注了他毕生的精力。在金文大师看来,云锦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之一。所以在金大师的眼中,云锦工艺的每一个花纹,每一个图案,甚至是每一丝、每一线,无不浸透着华夏民族多少年的历史文化底蕴。欣赏云锦作品,不光是欣赏她富贵华丽的表面图案和巧夺天工的制作工艺,还应该透过她去品味其后的文化特色。比如由金大师设计创作的云锦“一品麒麟补”,作品的图案表现的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吉祥动物——麒麟。其外部形状是麋身,牛尾,马蹄(史籍中有说为“狼蹄”),鱼鳞皮,一角,角端有肉,黄色。在古代传说中麒麟被称为“仁兽”。云锦作品中的麒麟周围有很多草,麒麟脚下却清爽无物,这是因为麒麟有一个重要的品性“不折生草,不杀生灵”,即有生命的草都不去踩,何况是人呢。这就有个矛盾了,麒麟是一品武官补,武官哪有不杀人的呢?但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要爱惜生命,要“以德服人”,以智慧、智谋战胜敌人,就如诸葛亮之“七擒孟获”,不是靠武力,而是用智谋和品德折服敌人。传说,孔子的母亲梦见过麒麟而生孔子。于是就有了“麒麟送子”之说,且送的都是栋梁之材。于是“麒麟送子”就成为一种“早生贵子,子孙贤德”的美好祝愿。唐代武则天时,以麒麟作纹饰绣于袍服,名曰“麒麟袍”,专门赏赐给三品以上的武将穿用;清代时,将麒麟绣于武官一品的“补子”上,将这种“仁兽”作为武将官服的纹饰,不仅代表权力地位,更暗喻要“以德服人”。云锦“一品麒麟补”,这件作品曾被南京市政府作为礼品,赠送给前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赞颂他为世界体育事业作出的贡献。  金文大师每年都要为广大的民众所需所爱的“生肖礼品”,设制一款民俗文化蕴味极浓,寓意生动,精致独特又有时代感的云锦镜挂。今年他创作的“生肖福猪”不仅憨态可掬,更是表达了几重寓意:猪身肥硕,表示“旺年”、“肥年”;耳大有福,做成招风耳,寓能招财纳福;牡丹被称为“百花之王”,象征着富贵,福猪的身上再加上牡丹花,表示福贵上加福贵;福猪的脚上套铜钱,谐示“奔前(钱)程”;福猪的背上饰串钱,则寓意“辈辈有钱”。这五点合在一起,就是“五福临门”,过肥年(富裕年)的象征。  金文大师认为:中国传统的艺术品应有崇高的地位,古代的艺术品因为代表了当时的时代特征,充分体现了那个时候的社会和文化生活面貌,流传下来就成了今天的文物。同样,现在的云锦若能与现在的时代生活充分结合,那就是未来的文物。云锦工艺要传承和发扬光大,必须根植于我们的传统文化,在此基础上贴近生活,不断创新。这也是金文大师矢志不移长期坚持与前进的方向。  为了更好地传播云锦文化,金文在新成立的江苏省工艺美术馆(爱涛艺术中心)内设立了大师工作室,今后将充分利用这一优势平台开展更多的云锦文化推广活动,让云锦走进生活,走向世界。  南京云锦已有1500多年的手工织造历史。其木机妆花是中国4700多年丝绸织造史、300多年的织锦历史中,唯一流传至今尚有不可被机器取代,挖花盘织凭心的记忆编织的传统手工织造工艺。南京云锦的工艺总是靠手传口授,代代相传。在古代丝织物中,“锦”是代表最高技术水平的织物。而南京云锦则集历代织锦工艺之大成,位于中国古代三大名锦之首。元、明、清三朝先后在南京设立过“以官领之,以授匠作”的官立织造机构。元为“东、西织染局”。明有“内织染局”、“神帛堂”、“供应机房”。清为“江宁织造局”。江宁织造局共存时间为二百六十多年,其间主管织造的官员达数十人。其中曹玺、曹寅、曹、曹祖孙三代历任江宁织造达六十五年之久。曹家在江宁除担负织造御用缎匹的一切事务外,还兼任为皇室在江南的采购,办事,奏报的一切事务。  南京云锦是用长五点六米,宽一点四米,高四米的传统大花楼木织机,由拽花工和织手两人相互配合手工操作织造出来的。织机由一九二四个机件组成,“拽花工”坐在织机上层,负责提升经线,“织手”坐在机下,负责织纬,妆金敷彩。每天产量约为五公分,所为弥足珍贵。最近南京云锦研究所刚研制出的新夏装,一件衣服只有49.5克,一两都不到。南京云锦可以在一个服装层面上表现绢、绸、罗、缎、纱,可以将金、银、孔雀羽织进,这些都是别的服装面料无法做到的。由于云锦长期用于专织皇室龙袍冕服,在织造中往往不惜工本,故而形成了云锦的图案丰富多彩,花形硕大,造型优美,设色浓艳大胆,尤以用金为其特色,配色自由,色彩变化多样的特点,使云锦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木机妆花手工织造工艺便是这一特定条件下形成的集中体现云锦织造成就的唯一遗存。尤其是以“妆金,妆彩,妆孔雀羽”的“三妆”为特色的皇家用品,它的特殊浮雕镶嵌式的立体效果,反映了民族特有的文化审美追求,体现了科技与美学的交融。南京云锦的文化和艺术风格可以归纳为:整体艺术造型设计的靓美,彰显晕色和谐的艳美,织造技术创新原理的精美,吉祥寓意纹样图案的奇美。她的风格流派在中国乃至世界上都是罕见的。  中国古代官补是中国封建王朝特定的显示官员的地位高低的官服徽识,是南京云锦的特色品种。他饰于官服的胸前、后背,文官饰以飞禽;一品官为仙鹤补;二品官为锦鸡补;三品官为孔雀补;四品官为云雁补;五品官为白鹇补;六品官为鹭鸶补;七品官为喜鹊补;八品官为鹌鹑补;九品官为练雀补。武官饰为走兽:一品二品官为狮补;三品官为虎补;四品官为豺补;五品官为熊补;六品七品官为彪补;八品官为犀牛补;九品官为海马补。南京云锦在继承历代优秀丝织工艺技术的同时,不断融汇创新技术,把我国古代丝织工艺技术推上顶峰,成为“锦中之锦”。一九五四年,南京文化局成立“云锦研究工作组”。一九五六年十月,周恩来曾指示“一定要南京同志把云锦工艺继承下来,发扬光大。”一九五七年云锦研究所成立。党和国家许多领导参观了南京云锦研究所,对其发展提出了宝贵的建议。  云锦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民族风格与特色。云锦价格昂贵。其昂贵的原因是其图案精致,工序复杂和完成工序均由手工制作而成,且制作缓慢。如何提高劳动生产力,降低生产成本而增加效益,是民族云锦生存的关键问题。当今,人类已经步入高度文明,高度信息化的文明社会,新技术、高科技已广泛的运用到各行各业。电脑已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人们利用电脑解决了现实生活中各种各样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诸多问题,把人们从艰苦的手工劳动中解放出来。中国经济发展,给民族服饰带来全新的契机,民族的东西终究要吸引世界的目光。上海APEC会议,各国领导人身着传统中国亦庄亦谐的锦缎面料的唐装依次步入上海科技馆时,使古老的中国传统注入了新的生命,亦吸引了全球的目光。无限的商机,使全球掀起了唐装热。中华云锦的面料属于绿色环保健康面料,更获得人们的青睐,亦使中国古老的工艺发出新的光芒.  在NE.TIGER2009 高级定制华服发布会上,云锦又一次得到了新的展示机会,让这个古老的技艺再次完美的呈现在人们眼前最令人感动的一幕发生在谢幕时分:总设计师张志峰先生携手两位古稀老人微笑出场,一位是曾为皇家制作龙袍的缂丝世家之第五代传人王嘉良,另一位是将几近失传的本缂丝工艺复兴的缂丝大师王玉祥。正是在这两位"国宝级人物"亲自领衔下,制作完成2009NE.TIGER华服系列的最为华彩的缂丝工艺部分。缂丝在中国拥有4000多年的悠久历史,传世之作甚少,更因当今缂丝工艺传人屈指可数,当之无愧地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因其独树一帜之工艺被称为"雕刻过的丝绸",美誉为"织中之圣",并为中国历代皇家所世袭垄断。NE.TIGER以传承和光大中华文明璀璨工艺为已任,在发现与挖掘绝技的同时,更具开创性地将其运用在现代立体剪裁的华服系列上。NE.TIGER的执着,使得这一千古绝技重现在现代时尚上、灵动于高级定制的华服中。

配色艺术

  “锦”,并不只因其材料考究、制作费工而贵重,更重要的是:它是用美丽的五色彩丝织出优美的图案花纹,是一件精美华丽的丝织艺术品。《六书故》云:“织彩为文曰锦”;李时珍《本草纲目》“锦”的释名说:“锦以五色丝织成文章,故字从帛从金……”可见,优美的纹饰和华美的色彩装饰,是构成“锦”华贵的最重要的因素。  我国彩锦生产,有悠久的历史。春秋战国时期的襄邑织文和东汉时期起始闻名的川蜀织锦,是我国古代艺术成就很高的著名彩锦。唐、宋以来,彩锦的发展达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平,除重视纹样的创造外,色彩的配合装饰也被看做是一项重要的设计和意匠,极其重视而考究。在色彩装饰上,各个时代的彩锦,有其各自的风格和特色。如唐代的彩锦,配色浓丽而典雅,具有一种明朗而健康的气息。宋代的彩锦,配色淡雅而文静,给人以秀美而清新的享受。元代的织锦,则由传统的注重配色转变为崇尚用金作主体表现,这在我国锦缎装饰上是一个极为突出的转变。明、清两代的织锦,在元代盛行用金风气的影响下,既重视配色,又考究用金,两种装饰方法被兼收并蓄,形成金彩并重的锦缎装饰新风貌。  在色彩感情上,我国的传统向来爱好温暖、明快、鲜艳和强烈的积极色,不喜欢弱色和多次的间色。因此,青、红、黄、绿、紫、白、黑,成为我国装饰用色上的主要色彩。这从我国的民间刺绣、京剧的舞台服装、少数民族的服饰和宫殿式建筑的彩绘上,均可看到这种装饰用色的典型特色。云锦的用色,也继承了这个民族装饰用色的传统。在元代用金风气的影响下,结合御用服饰和宫廷装饰的具体实用要求,形成了自己的用色规律和装饰特色。  在封建社会里,作为御用高级织物的云锦,它的纹饰设计和色彩装饰必须服从于使用者的喜爱心理和特定环境的实用要求。云锦是供帝王后妃服用的,因此它的色彩装饰必须能够显示出一种庄严、华丽、高贵、典雅的气派,方能适应于使用者的身份,协调于宫廷里的华贵气氛。  我国封建社会的宫廷建筑群中,有的特别庄严,专供朝见、祭祀等用;有的特别雅致,专供帝王读书、憩息;有的特别豪华,如专供歌舞、饮宴用的;有的特别绮丽,如专供帝王后妃居住生活。在这些特定环境中,云锦就必须与周围的环境相协调、相衬托才行。因此,这特定的使用对象和特定的使用环境,不仅决定了云锦图案的纹样内容及其表现形式,同时也决定了云锦配色的基本主调。  “远看颜色近看花”,是我国民间染织设计上掌握成品效果的一句名言。它是说,一件好的染织设计,既要有优美的图案花纹,还须有动人的色彩装饰。这是因为作用于人们视觉的第一眼效果,首先是色彩,然后才是花纹。在云锦设计上,艺人也有这样一句话,叫做“跑马看妆花”。“妆花”是云锦织物中色彩最华美、配色最丰富的织物。骑在奔驰的马背上看妆花织物,只能是一瞬间的工夫,要给骑在马上的观者立即得到鲜明而强烈的印象和美的感受,主要是靠色彩效果起作用。当然这并不是说,云锦成品的艺术效果真是用这种方法去检验,而是说明云锦设计艺人,深刻地理解到色彩装饰在成品效果上所起到的重要作用,掌握了这个诀窍,就能够创作出很多图案优美而色彩又强烈动人的优秀作品来。  云锦图案的配色,主调鲜明强烈,具有一种庄重、典丽、明快、轩昂的气势,这种配色手法与我国宫殿建筑的彩绘装饰艺术是一脉相承的。就“妆花缎”织物的地色而言,浅色是很少应用的。除黄色是特用的底色(只有皇帝的袍服和御用的装饰织料才能使用黄地色)外,多是用大红、深蓝、宝蓝、墨绿等深色作底色(也有用黑色作底色的,但极少用)。而主体花纹的配色,也多用红、蓝、绿、紫(包括酱色)、古铜、鼻烟、藏驼等深色装饰。  由于运用了“色晕”和色彩调和的处理手法,使得深色地上的重彩花,获得了良好的艺术效果,形成了整体配色的庄重、典丽的主调,非常协调于宫廷里辉煌豪华和庄严肃穆的气氛,并对封建帝王的黄色御服起着对比衬托的效果。  在云锦图案的配色中,很多是根据纹样的特定需要,运用浪漫主义的手法进行处理的。如天上的云,有白云、灰云、乌云……,如把云锦中常用的各种云纹按照生活真实的色彩去处理,其结果不但不能产生美感,反而破坏了图案整体配色的和谐。在云锦纹样设计上,艺人们把云纹设计为“四合云”、“如意云”、“七巧云”、“行云”、“勾云”等等造型,是根据不同云势的特征,运用形式美的法则,把它理想化、典型化了。它和生活中云的真实形态虽差距很远,但人们看起来却很容易识别出这是云纹的描绘,并且感到它比真实的云更美。这就是艺术创造上典型化、理想化所取得的动人效果。  云锦妆花云纹的配色,大多用红、蓝、绿三种色彩来装饰,并以浅红、浅蓝、浅绿三色作外晕,或通以白色作外晕,以丰富色彩层次的变化,增加其色彩节奏的美感。蓝色的云、绿色的云是违背生活真实的,但正如词中的“碧云天”一样,千年来脍炙人口,并没有人说它描绘得不真实,相反地却交口赞誉其传神。云锦妆花织物上云纹的这种配色,也就是这个道理。它不仅丰富了整个纹样色彩的变化,而且加以金线绞边,这就更符合人们对祥云、瑞气和神仙境界的想像与描绘。五彩祥云和金龙组合在一起,表现出“龙”翱翔于九天之上,就更符合于封建统治者的心理,为统治者所喜爱。  又如生活中的莲花,有红色,有粉色,有白色;然云锦图案中的莲花,多用蓝灰或紫灰颜色表现。云锦中“缠枝莲”的图案,应用是很多的,这是由佛教艺术影响而来。宗教艺术常常要求表现庄严、沉着、宁静。蓝灰和紫灰色的莲花,虽然是违背生活真实的,但它却符合宗教的要求,符合艺术的法则,因为这种配色适合于具体图案色彩变化的需要,因此人们承认了它,并且喜爱了它。  在云锦图案的配色中,还大量地使用了金、银(金线、片金,银线、片银)这两种光泽色。金、银两种色,可以与任何色彩相调和。“妆花”织物中的全部花纹是用片金绞边,部分花纹还用金线、银线装饰(“金宝地”织物,使用金银线就更多了)。金银在设色对比强烈的云锦图案中,不仅起着调和和统一全局色彩的作用,同时还使整个织物增添了辉煌的富丽感,使之更加绚丽悦目。这种金彩交辉、富丽辉煌的色彩装饰效果,是云锦特有的艺术特色。  云锦妆花织物的配色,之所以能够获得浓而不重、艳而不俗、对比而不刺激的庄重典丽效果,是由于它巧妙地运用了“色晕”的装饰方法和“片金绞边”、“大白相间”对比调和的处理技巧。所谓色晕,就是色彩的浓淡、层次和节奏的表现。色晕(亦叫“润色”)的具体运用,就是将图案的大朵主题花和某些块面较大的宾花,用深浅不同的色调,几重织出。大朵的主题花,一般多用“三晕”表现。较大块面的宾花,视花纹块面的大小和整体配色的变化需要,有用“三晕”表现的,也有用“两晕”表现的。三晕,即分成三段层次的色阶;两晕,即分成两段层次的色阶,形成节奏分明、逐深逐浅的色彩层次,表现出花纹的立体效果和生动精神。由于深浅色阶的过渡和变化,不仅减弱了地和花,或花与花之间色彩对比的刺激性,同时也增添了色彩的节奏感与韵律感。再加以“片金绞边”,使彩花更加显现突出;“大白相间”使对比强烈的色彩得以统一调和,因而使得整个纹样的配色,获得了庄重典丽、繁而不乱、明快醒目、统一和谐的优美效果。  色晕的运用,有两种方法,里深外浅的(如最里层晕色为大红、中层晕色为浅红、外层晕则为粉红),叫做“正晕”;外深里浅的,叫做“反晕”(艺人也叫它为“反绞”)。正晕、反晕的运用,是根据纹样“显妆”的要求和整体色彩变化的需要来决定。通常运用的,主要是正晕。有时织品的地色为浅色,适当地运用一些反晕,则更能突出显妆的效果。也有时在大片的正晕花纹中,有意识地穿插一点反晕的小花纹,可以起到“平中求奇”的变化效果。一般说来,除特殊情况、特殊需要外,都是运用正晕表现为主,反晕只是作为陪衬和点缀而已。如果不恰当地运用了反晕,艺人则叫它为“海绞”。海绞的意思,就是不合法度的晕法,它在色彩的整体效果上是起破坏作用的。  色晕也叫做“润色”(简称之为“润”),分“两润色”和“三润色”两种。  两晕色(两润):深、浅红;葵黄、绿;玉白、蓝;古铜、紫;羽灰、蓝;  三晕色(三润):水红、银红配大红;葵黄、广绿配石青;藕荷、青莲配紫酱;玉白、古月配宝蓝;秋香、古铜配鼻烟;银灰、瓦灰配鸽灰;枣酱、葡灰配古铜;深、浅古铜配藏驼;这虽是一个不完全的材料,却是云锦织造配色在长期的实践中,锤炼出来的规律和经验。  色晕的口诀有多少?时间已久,无法查考。过去师傅传徒弟,总要留一手看家本领。代代相传,各留一手,到后来就所剩无几了。

色彩分类

  云锦使用的色彩,名目非常丰富。如把明、清两代江宁官办织局使用的色彩名目,从有关的档案材料中去发掘,再结合传世的实物材料去对照鉴别,定可整理出一份名目极为丰富并具有民族传统特色的云锦配色色谱来。清朝末年以后,民间云锦织造业常用的色彩约有数十种:

属于赤色和橙色系统的有

  大红、正红、朱红、银红、水红、粉红、美人脸、南红、桃红、柿红、妃红、印红、蜜红、豆灰、珊瑚、红酱等。

属于黄色和绿色系统的有

  正黄、明黄、槐黄、金黄、葵黄、杏黄、鹅黄、沉香、香色、古铜、栗壳、鼻烟、藏驼、广绿、油绿、芽绿、松绿、果绿、墨绿、秋香等。

属于青色和紫色系统的有

  海蓝、宝蓝、品蓝、翠蓝、孔雀蓝、藏青、蟹青、石青、古月、正月、皎月、湖色、铁灰、瓦灰、银灰、鸽灰、葡灰、藕荷、青莲、紫酱、芦酱、枣酱、京酱、墨酱等。

传习基地

  南京云锦作为我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存续着中国皇家织造传统,代表着中国  

南京云锦传习基地牌匾

织锦技艺的最高水平。南京云锦在一千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形成了完整的技术体系和独特的文化价值,是中华民族非凡创造力的有力见证。  南京云锦研究所有限公司作为南京云锦保护和传承的重要机构,在各级党政领导及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关怀下,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收集整理珍贵资料,资助传承人授徒传艺、深化恢复传统技艺科学研究和推广宣传等工作,为云锦传统织造技艺得以有效保护和有序传承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经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研究,同意南京云锦研究所有限公司建立“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南京云锦传习基地”(简称“云锦传习基地”),并将为“云锦传习基地”的相关工作提供学术支持。[1]

云锦欣赏

    

  

  

  

  

  

  

图案构成

  云锦图案常用的图案格式有:“团花”、“散花”、“满花”、“缠枝”、“串枝”、“折枝”、“锦群”等几种。

(一)团花

  “团花”,就是圆形的团纹,民间机坊的术语叫它为“光”。  如四则花纹单位的团花图案,就叫“四则光”;二则单位的,叫“二则光”。团花图案,一般是用于衣料的设计上。在库缎和织金缎上设计团花纹样,是按织料的门幅宽度和团花则数的多少进行布局。则数少,团纹就大;则数多,团纹就小。团花的则数,有以下几种规格:  一则团花:直径40-46.6厘米。  二则团花:直径22.6-24.6厘米。也有直径16.65- 18.3厘米的,是作“风帽”用的,早已不织。  三则团花:直径13.3-15.3厘米。  四则团花:直径12.65-14厘米。  五则团花:直径10.65-10.8厘米。  六则团花:直径7.8-9.3厘米。  八则团花:直径4.66-6.66厘米。  团花纹样,有带边的和不带边的两种。带边的团花,要求中心花纹与边纹有适度的间距,并有粗细的区别,以使中心  主花突出,达到宾主分明、疏密有致的效果。  团花的组合方法主要有:“车转法”、“二合法”、“四合法”。  “车转法”,亦名“推磨法”,是用两组或多组同形同量的花纹,或两组异形同量的花纹,组合时向一个方向回转,组成一个完整的团纹。因其花纹的组合,像车轮或石磨一样,向一个方向旋转,因此设计术语叫它为车转法,或推磨法。  “二合法”,又名“对合法”,是对称的均齐纹样,它是由左右两边同形同量的花纹对合组成。  “四合法”,是用四组同形同量的花纹,用向心或者放射状的形式组合而成。  以上是团花纹样在花纹组合上常用的几种方法。团花纹样的构成,在实际应用中并不止这几种方法。如传统纹样中的“五福捧寿”团花,是用五只同形的蝙蝠,作向心的等份组合,中心安放以圆形的篆体“寿”字,组成一个完整的团纹。“八仙庆寿”团花,是用八件形状各异的宝物,在圆形中作适合形的组合,中心安以篆体“寿”字组成。“事事如意”团花,是用一柄如意和两只柿子,在圆光中作适合形的安排处理即成。此外,还有用一枝折枝花,或一只花篮作圆形的适合处理,外边再加一圈规律性构成的花边,组成一个完整的团纹。还有用八组同形同量的花纹,作向心的或放射状的组合,也可组成一个完整的团纹。  总之,团纹的构成并没有固定的限制。大体来分,一种是规律性的组合,如同形同量花纹的组合;一种是圆形的适合构成。  团花的布局(在织料上的布列)采用“散点法”。在排列形式上,又有“整剖光”、“咬光”、“匀罗摆”、“么二三皮球”等几种布列方法。  “整剖光”的排列方法,以四则团花为例:第一排布列有四只等距离的完整团花。第二排的四只团花,因须与第一排的四只团花作等距离的交错排列,因此只有中间三只团花是完整的。在左、右两边近缎料的边缘处,只能各布列半只团花。因为这种上下交错的排列,在花纹作第二次循环时,必须有一只团花剖分为两半,才能达到交错排列的均匀效果,因此机坊中的设计术语,把这种布局方法叫做“整剖光”。  “咬光”法,多用于织金缎二则大团花的排列上。布局时将上下两排团花,作二分之一的交错排列。从垂直关系看,上下两排的团花,均各有半个团花相咬,即第一排每个团花中心线的右半边,与第二排每个团花中心线的左半边,在一条垂直线上相咬;第二排每个团花中心线以左的半边,又与第三排每个团花以右的半边,在垂直线上相咬。如此反复循环,上下两排团花总有半个相咬,故被名之为“咬光”。  “匀罗摆”的排列方法,像古代民族乐器中“云锣”的排列一样,故亦名“云锣摆”。仍以四则团花的布列为例:第一排的四只团花以等距离排列,略偏在缎料的左向;第二排的四只团花以等距离排列,略偏在缎料的右向;以下各排的团花,亦复如是循环布列。这样,上下两排的团花,既稍有交错,又各保持着四只团花的完整;靠近缎料边缘部位的团花,则无须剖分为两半,这是“匀罗摆”与“整剖光”不同的地方。

(二)散花

  “散花”主要用于库缎设计上。散花的排列方法有:“丁字形连锁法”、“推磨式连续法”、“么二三连续法”亦名“么二三皮球”、“二二连续法”、“三三连续法”等等。也有以“丁字形排列”与“推磨法”结合运用的。以上各种布列方法,并没有刻板的定式,设计时根据实际需要,可以灵活地变化运用。

(三)满花

  “满花”多用于镶边用的小花纹的库锦设计上。满花花纹的布列方法有:“散点法”和“连缀法”两种。散点法的排列,比“散花”的排列要紧密。用连缀法构成的满花,多用于“二色金库锦”和“彩花库锦”上,设计时必须掌握“托地显花”的效果。

(四)缠枝

  “缠枝”是云锦图案中应用较多的格式。缠枝花图案在唐代非常流行,最早多用于佛帔幛幔、袈裟金襴上。后来一直被承袭应用,成为我国锦缎图案常用的表现形式。云锦图案中常用的缠枝花式有:“缠枝牡丹”和“缠枝莲”。婉转流畅的缠枝,盘绕着敦厚饱满的主题花朵,缠枝有如月晕,也好似光环;再加以灵巧的枝藤、叶芽和秀美的花苞穿插其间,形成一种韵律、节奏非常优美的图案效果。整件织品看起来,花清地白、锦空匀齐,具有浓郁的装饰风格。

(五)串枝

  “串枝”是云锦花卉图案中常用的一种格式。串枝图案的效果,乍看起来与缠枝图案似无多大区别;但仔细分辨,二者还是有不同的地方。缠枝,它的主要枝梗必须对主题花的花头,作环形的缠绕。串枝,它是用主要枝梗把主题花的花头串连起来,在单位纹样中,看不出这种明显的效果,当单位纹样循环连续后,枝梗贯串相连的气势便明显地显示出来。

(六)折枝

  “折枝”是一种花纹较为写实的图案格式。“折枝”,顾名思义就是折断的一枝花,上面有花头、花苞和叶子。在折枝纹样的安排处理上,要求布局匀称,穿插自如,折枝花与折枝花之间的枝梗无须相连(否则就失去了“折枝”格式的特点),应保持彼此间的间断与空地。单位纹样循环连续后,富有一种疏密有致、均匀和谐的美感。这种构图方法,多用于彻幅纹样或二则大花纹单位的妆花缎设计上(云锦艺人称之为“大折枝”),整幅匹料的织成效果非常富有气派。

(七)锦群

  “锦群”,又名“天华锦”或“添花锦”(取“锦上添花”之意)。锦群是一种满地规矩纹锦,它源于宋代的“八达晕”锦(元代叫作“八搭韵”),最早还可追溯到唐代的“云裥瑞锦”。锦群的基本锦势,是用圆形、方形、菱形、六角形、八角形等各种几何形,作有规律的交错重叠,组成富有变化的锦式骨架。在各种变化的几何形骨架中,填以各种形式的小锦纹,如回纹、万(卍)字纹、曲水纹、连钱纹、锁子纹、盔甲纹等等。在主体几何纹的中心部位,安以较大的主题花,使之成为一种主花突出、锦式和锦纹变化丰富的满地锦。  锦群的特点是:“锦中有花,花中有锦”。锦形和锦纹变化多样,整个结构均衡匀齐;花纹繁复而规矩,整体效果和谐而统一,富有浓郁的装饰风味。锦群格式用于妆花织物上,则是一种配色复杂、效果华美的复色晕锦。明、清两代,这种锦多用于佛经经面的装帧上,配色丹碧玄黄,错杂融浑,富有精美华丽的装饰效果。锦群这种图案形式,在“妆花”、“织金”、“织锦”、“库缎”等不同品种的织物上,均可应用,有着各不相同的织成效果  云锦图案的纹样设计,除“织成”形式的织品比较复杂费工外,用在匹料上的纹样很多是运用设计技巧或制作技术,巧妙地做到以简达繁,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传统设计方法中,有一种叫做“四方连续、八面接章”的图案构成方法。设计“单位纹样”时仅先设计半个单位的纹样,然后将复制的同样的半个单位纹样,倒转过来对接拼合,即成为一个完整的单位纹样。但设计时,必须注意到两组同形纹样倒转对接后,拼合处衔接的纹样必须接合妥适,穿插自然,看不出丝毫的勉强。更重要的是,拼合后的单位纹样,在四方连续或八面接章时,花纹衔接都应达到妥适自然、流畅和谐的效果。所谓四方连续、八面接章,就是在单位纹样循环连续时,可以做到:上下、下上相续可以接章(花纹可以自然地接合连续起来);左右、右左相联可以接章;上下颠倒,上与上可以接章,下与下也可以接章;左右颠倒,两边相联皆能接章。  “四方连续、八面接章”这种图案构成方法有三个明显的优点:一是构思精巧,花纹简练,能够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二是挑花结本省工。挑花时,只要挑成半个单位的(一组花纹)花本即可,然后用“倒花”的办法,复制出相同的半个花本,再用“筒花”的工艺手段,将两个半本花本,筒合成一个完整的花本。“倒花”和“筒花”,要比挑结半个花本省工而快,并且准确得多;三是匹料剪裁使用时,拼接花纹比较灵活方便。  已故云锦老艺人张福永,生前对这种设计章法进行剖析时,曾用文字注言:“余初习艺时,师即慎重言之,或挑花、或创稿,皆以此为法,而求升堂人室之妙诀;因藤、花、叶三者俱备,八方衔接颠倒不分。章短(指单位纹样的长度短)而灵活,调和一致,呼应亦能适宜。个中三昧,非数言可道,静观而自得其慧也”。由此可见,云锦图案的设计是善于运用生产制作的条件来考虑其章法布局的。它一方面受生产条件局限性的制约;一方面又能动地利用了生产制作的可能条件,创造了省工取巧的方法,以收到事半功倍的经济效果。这种“四方连续、八面接章”的图案构成方法,在明、清两代的云锦图案设计中,应用得非常广泛而纯熟。这种经济而省工的设计技巧和制作技巧,是值得我们今天在创作设计上继续效法的

云锦一词来历

  “江南好,机杼夺天工,孔雀妆花云锦烂,冰蚕吐凤雾绡空,新样小团龙。”这是明末诗人吴梅村赞美云锦的诗句(但诗中的“云锦”不是指一块布,它不作名词)。其实,明代时并没有云锦这个词,当时进入皇家的缎子称库锦、库缎和妆花。而云锦一词,来源于清代道光年间的苏州“云锦织所”,最早的文字记载则是出自于民国南京的《工商半月刊》和《首都志》。由于其用料考究,织工精细,图案色彩典雅富丽,宛如天上彩云般的瑰丽,“云锦”一词才开始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