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魔力经验书:毛泽东的两个儿子为何娶了一对亲姐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19/12/15 19:09:10

毛泽东的两个儿子为何娶了一对亲姐妹?

毛泽东与毛泽覃娶了贺氏亲姐妹

毛泽东与贺子珍在井冈山时相识,在那革命激情燃烧的岁月中产生了感情,彼此恩爱,两颗心走到了一起,结为了夫妻。贺子珍,原名桂圆,又名自珍,江西省永新县云山人,1909年9月生,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毕业于永新女子学校。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共青团永新县委书记、中共吉安县委妇女运动委员会书记。1927年在参加组织永新农民武装暴动后,随袁文才部上井冈山。1928年在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前委机关做机要和宣传工作,同年与毛泽东结婚,任中共湘赣边特委机关秘书、毛泽东的秘书。1929年1月随同红四军主力下山,后任机要科科长。1937年冬去苏联治病,后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48年回国,曾在沈阳财政厅任处长。1948年在哈尔滨参加全国劳动大会。1949年秋任浙江省妇联主席,10月调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工作。1979年当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84年4月19日逝世。

毛泽东的三弟毛泽覃与贺子珍的妹妹贺怡也是在革命斗争中相识、相爱。

1929年2月的一个晴朗的日子,江西东固革命根据地西村村头锣鼓喧天,乡亲们正在欢迎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从井冈山辗转来到了东固西村。活泼可爱的贺怡得知姐姐、姐夫要来,兴奋得满脸绯红,双眼在红军队伍中到处寻找。贺怡渴望看到久日不见的姐姐,更想看看还没见过面的姐夫。

多情自古伤离别。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红四军只在东固村休整了几天。正当贺怡与姐姐依依惜别时,赣西特委交给贺怡一项特殊任务:护理在战斗中负伤的红四军三十一团党代表毛泽覃同志。

此时不满18岁的少女贺怡早已参加革命了。听姐姐说,毛泽覃是毛泽东的小弟、红军的一位年轻领导干部,在大庚战斗中腿部受了伤,不能随队行动。经组织决定,毛泽覃留下担任中共赣西特委委员、东固区委书记,一边工作,一边养伤。为此,赣西特委指派特委妇女干部贺怡专门照料和护理毛泽覃。

这一对青年男女志同道合,相处长了不免暗生情愫。在东固养伤的那段日子里,无论在村头村尾、河边溪旁,都留下了贺怡搀扶毛泽覃的身影。两人在一起时,谈儿时的贪玩、家乡的山水;还谈各自生活的经历,憧憬革命的未来。在与贺怡的交谈中,毛泽覃知道了贺怡很小就投身革命,并携父母深夜逃出敌人魔掌,投奔革命根据地的曲折经历,心里对此不由肃然起敬。

毛泽覃也向贺怡谈了参加革命的曲折经历,还谈到曾经有过的两次婚姻。当讲到曾与自己结成伴侣的赵先桂、周文楠因斗争需要及环境恶劣,现天各一方,音讯隔绝,婚姻已名存实亡时,毛泽覃充满了思念之情。贺怡由此感受到,毛泽覃是一个很重感情的男子。

在贺怡的精心护理下,毛泽覃腿伤好得很快。两人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彼此都有了解:贺怡那炽热、活泼、开朗、充满青春气息的性格,给毛泽覃留下美好深刻的印象,而毛泽覃那诚实、稳重的性格,也留在贺怡的记忆中。

毛泽覃伤愈归队后,贺怡心绪很乱,脑海里浮现出在护理毛泽覃前的一件事:赣西特委书记唐在刚上门提亲,父母亲一口答应了这门亲事……

1928年8月,贺怡经组织调动,到赣西特委工作。而在特委工作期间,一个男人闯入了她的生活,这个男人就是赣西特委秘书长刘士奇。

贺怡当时17岁,性格外向,活泼开朗,颇得刘士奇赞赏。平时,刘士奇就像大哥似的关心和帮助贺怡,对贺怡的父母说话和气、谦逊有礼,深得贺怡父母的好感。贺怡的父亲贺焕文也把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向刘士奇倾吐。

刘士奇身任特委秘书长,工作上正缺一个文书,见贺焕文文字功底不错,便在特委会议上,推荐贺焕文担任特委文书工作。

从此,贺焕文就在特委机关担任文书工作,刻钢板、印材料、誊抄文稿,贺怡母亲也在机关帮助做些杂事。

作为特委秘书长的刘士奇常常到贺怡家嘘寒问暖,帮助贺焕文夫妇解决一些生活上的困难,贺焕文夫妇对刘士奇感谢不已。贺怡也从内心感谢和敬重这位兄长似的领导。

有一天,刘士奇动情地向贺怡表白了自己的爱慕之情。贺怡听后吃了一惊,对刘士奇,她一向是把他当做兄长和领导看待、敬重,从未把他作为自己心目中的理想恋人,更未想过彼此结成亲密伴侣。

贺怡陷入了烦恼之中,母亲温吐秀见女儿心绪不宁、愁眉不展的模样,便问女儿怎么回事,贺怡便把刘士奇求爱的事告诉了父母。而父母听后,没表示反对。母亲还说:“刘秘书长为人诚恳,处世稳重,只是年纪大些,但也不是很大,我看还可以。再说,你岁数也不小了,早点找一个靠得住的人,我们也放心啊。”

在接受护理毛泽覃的任务前不久,时任赣西特委书记的唐在刚,亲自为刘士奇提亲。贺怡本是个极孝顺的女儿,见事已如此,心里虽不十分情愿,也不便说什么,只好默认了。

就在1929年4月,即贺怡护理毛泽覃回到特委后不久,她便和刘士奇结婚了。
贺怡和刘士奇婚后的生活并不愉快。两人之间,客客气气,不冷不热,缺少夫妻之间那种心心相印、亲密无间的真实感情。

贺怡没有因婚姻不如意而消沉,她尽量控制感情上的失意,拼命地工作,在工作中她感到充实和愉快。

1930年8月中旬,中共赣西特委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由于会议贯彻执行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错误,已担任特委书记的刘士奇被指责为“思想右倾,观念
- 年贺麓成成为总参系统第一个被评上高级职称的人,职称证书上印着“001号”。
毛岸英与毛岸青娶了刘氏亲姐妹

 

毛岸英的妻子刘思齐,与毛岸英弟弟毛岸青的妻子邵华,是同母异父的姐妹。姐妹俩共同的母亲张文秋,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曾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多年,是一位老革命家。张文秋在革命生涯中经历了失去两任丈夫的痛苦和两次入狱的磨难,但她始终对理想忠贞不渝。她的两个女儿嫁给了毛泽东的两个儿子,因此她是毛泽东的“双儿女亲家”。

1927年,在武汉召开的中共第五次代表大会上,毛泽东见到张文秋,知道她结婚才3天,就开玩笑说:如果你生了女儿,我们就结成儿女亲家吧。不经意的一句玩笑话,没想到成了事实。不仅张文秋的长女刘思齐1949年与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结婚。而且张文秋的次女邵华1960年也嫁给了毛泽东的次子毛岸青。

刘思齐的父亲刘谦初,早年是毛泽东情投意合的战友。1931年,刘谦初担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时,因被叛徒告密,与妻子张文秋一起被敌人逮捕入狱。当年4月5日,刘谦初遭军阀韩复榘枪杀。临刑前,他唯一的遗言是对张文秋说:“你怀的孩子,我再也见不到了。不过,今后你们不论流落到哪里,都要思念齐鲁这片热土,因此孩子出生后,就取名‘思齐’好了。”

1938年春节,毛泽东在延安观看话剧《弃儿》。当他知悉扮演小主角的女孩,便是刘谦初的女儿时,立即将张文秋和她的后夫陈振亚叫来,郑重其事地交代说:“思齐是烈士的后代,我们都有责任好好培养她。”接着他抱起思齐说:“我做你的干爸爸,你做我的干女儿,就这样一言为定了。”

毛泽东再次见到“干女儿”,刘思齐已经16岁了。她刚从新疆军阀盛世才的牢狱中出来,陈振亚已牺牲了。毛泽东对张文秋说:“你安心工作,思齐就交给我管吧!”从此,刘思齐与毛岸英便以“干兄妹”相称,尽管他们的年龄相差8岁,但处得却十分亲密。1948年5月,毛岸英与刘思齐在平山县西柏坡村确立了恋爱关系。作者查阅文献得知:1949年10月15日,毛岸英和刘思齐的婚礼在中南海菊香书屋的西房里举行。新郎穿的一身标准制服,是他给李克农当翻译会见外宾时配发的,新娘的上衣,是灯芯绒布做的,半新不旧,方口布鞋是张文秋买的“陪嫁物”。

1950年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牺牲后,毛泽东更加关怀刘思齐,为了尽快减轻她沉痛的心情,改换一下环境,同意她赴苏留学。毛泽东对刘思齐一直有信必复,抬头不是称“亲爱的大女儿”,就是“思齐儿”。在毛泽东的敦促下,刘思齐于1962年初,与空军学院教师杨茂之重建了家庭。毛泽东还亲手书写了“贺匾”: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刘思齐后来改名刘松林,但人们还是习惯叫她“思齐”。
邵华是毛岸青的妻子,毛泽东的二儿媳。她1938年10月出生在革命圣地延安。父亲陈振亚一反传统,让女儿随母张文秋姓,取名张少华(北大毕业后,她用谐音,取笔名邵华,沿用至今)。邵华从小酷爱文学,1954年,她创作的诗歌《黄继光》、散文《节日的夜晚》等作品均在《少年文艺》上发表。参加工作后相继发表了《刘谦初传》《陈振亚传》等传记作品。

1960年和毛泽东次子毛岸青结婚,婚后生有一子毛新宇。她与毛岸青合写的《我们爱韶山的红杜鹃》曾被编入中学语文课本。迄今为止,邵华已单独创作和与人合作编纂、出版了画册、文学作品及各类丛书并拍摄电影、电视剧数十部(套、集)。1984年,她被吸收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1990年杨开慧烈士诞辰90周年之际,邵华主编了《娇杨画册》,并与家乡人民一起修复了杨开慧烈士陵园。1993年毛主席百岁诞辰时,邵华和岸青主编的《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画卷》在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她与薛启亮同志主编了《我们的父辈丛书》,由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并获得了第八届中国图书奖和首届“青年优秀图书奖”。邵华和毛岸青还主编出版了《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丛书,计27册600多万字,由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央党校出版社、军事科学出版社、江苏出版社、海南出版社联合出版,受到国内外读者的广泛赞许。

邵华兴趣十分广泛,除了文学创作之外,她尤其热爱摄影,其作品曾多次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摄影报》、《人民摄影报》、《大众摄影》、《中国摄影家》、《锦绣中华》、《解放军画报》、《舞蹈》等报刊上发表,并多次在重大摄影展播活动中获奖。2002年,邵华当选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和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主席,成为执掌中国摄影界帅印的第一位女主席。

邵华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百科部副部长(正军职)、少将军衔;兼任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第七、八、九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2008年6月24日傍晚,邵华将军因乳腺癌扩散,在北京301医院去世,终年69岁。中新社报道,6月27日傍晚,毛岸英的妻子刘思齐在北京向记者介绍了妹妹邵华生前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