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星空似海洋:最老到的政客:刘备在“隆中对”中暗藏的政治阴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19/08/22 08:26:27
最老到的政客:刘备在“隆中对”中暗藏的政治阴谋




作者:路卫兵

刘备在“隆中对”中暗藏的政治阴谋诸葛亮“天下三分”的论断最初见诸于他和刘备畅谈天下大势的“隆中对”上。笔者在反复研读这段对话后,发现这不过是刘备用障眼法上演的政治谎言,是老谋深算的刘备亲手导演的一场政治阴谋。

陈寿在《三国志》中这样记载着这段著名的对话,刘备向诸葛亮问计:“君谓计将安出?”。诸葛亮回答说:“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从诸葛亮的这段对答中我们不难看出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诸葛亮“三分天下”的言论很合乎刘备的心思。曹操实力雄厚,自不必说,孙权占据江东天险,也是不可动摇了。这不是只有27岁的诸葛亮能看出来的问题,历经“军阀混战”、年纪将近50岁的政治老手刘备焉能不知?刘备当然想成就为第三方势力,诸葛亮这话是说到他心里去了。

第二,刘备是个无家可归的人。刘备前期一直不顺,徐州被吕布攻取之后,就投奔了曹操,然后又与董承合谋想推翻曹操,结果被曹操发觉,只得逃奔袁绍。曹操灭袁绍后,刘备又投靠荆州的刘表,荆州降曹后,刘备又被曹兵追得逃往夏口,到刘表的儿子刘琦处安身,可谓颠沛流离,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第三,诸葛亮的战略很幼稚。请看:“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说得何其轻松,却并没有实质上的战略战术。要搁现在,就是个标准的大忽悠。“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就更是天真的想象了。刘备是“帝室之胄”,老百姓就一定热烈欢迎?就不敢不欢迎?既是这样,又何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黄巾军起义呢?理由站不住脚。而且诸葛亮其实一直想当官,他“躬耕陇亩”,却“每自比于管仲、乐毅”,对刘备很是吹捧:“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完全不是让刘备在草庐外坐等的姿态了。

笔者之所以认为“隆中对”是刘备用障眼法上演的政治谎言,是刘备导演的一出政治阴谋,有以下五个理由。

第一,刘备所谓的“兴复汉室”本身就是一句门面话。刘备起兵反曹,政治口号是兴复汉室,然而汉室本身就存在着,曹操虽“挟天子以令诸侯”,但也没敢废掉汉皇自己称帝。曹操是“汉贼”,刘备执政就是兴复汉室?就是正义的了?其实这不过是刘备自己的政治野心,自己想掌权而已。再说兴复汉室一定得用你刘备?刘备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镇压黄巾军起义后以县令起家,只能勉强还算是汉室的皇亲,但绝非宗亲,刘表刘璋可是正儿八经的汉室宗亲,要兴复汉室,怎么也轮不到刘备。

第二,诸葛亮在刘备面前是个小儿科。刘备是什么人物?是经历过镇压黄巾军起义,做过地方官吏,几次历经生死一线的人,是政治上的老手,城府深得很。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早就把他当做一个强敌了,那时刘备还是羽翼未丰呢。诸葛亮博学多才自是不假,但是学问和睿智代替不了经验,当时诸葛亮只有27岁,每日“躬耕陇亩”,只是志向远大,“每自比于管仲、乐毅”,然而他连南阳都没走出去过,更没有政治经验和实践磨砺,这与老道的刘备相比简直是小儿科。诸葛亮再能耐也毕竟不是神仙,隆中对不过是他自己想象中的一种政治见解而已,也不见得有多高明。毛泽东就曾这样评价隆中对:“其始误于隆中对,千里之遥而二分兵力。其终则关羽、刘备、诸葛亮三分兵力,安能不败”。对诸葛亮的战略是持否定态度的。然而刘备喜欢,因为诸葛亮的策略很对自己的心思,诸葛亮说出了他想要的。

第三,刘备急于寻找政治上的出路。刘备为什么三顾茅庐,你说他求贤若渴也对,说他是在寻找政治上的代言人会更恰当。刘备想称雄自不必说,然而天下之大却没有他的立锥之地,被曹操追得惶惶不可终日,只能寄人篱下。他何尝不会有夺荆州取益州的心思?这也是明摆着的事,北方都是曹操控制,东南是孙权,他要想称霸,除了荆益二州也没别的地方可选了。然而他不能做,那样就会落下不仁不义的罪名。这下好了,诸葛亮当了替罪羊,“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智能之士思得明君”,这是上天的安排,理所应当的事,他们既是这样的不中用,你不去占领替代他们,天下智能之士都会觉得遗憾,刘备焉能不“有意乎”?

第四,刘备在政治策略上需要舆论的支持。刘备想夺荆益二州,势必背上同室操戈的罪名,落得个伪道义的嘴脸。况且人家在他受难时收留他,没理由下手。诸葛亮正好为刘备找到了政治上的借口,并且替刘备做了舆论上的宣传。刘备把诸葛亮捧得极高,“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不如说他是想利用诸葛亮的声名替他造势,利用诸葛亮之口为自己的政治图谋寻找借口。来实现他自己的政治目的,话从诸葛亮口中说出来,与刘备自己做出来毕竟不一样。所以他不顾“关羽、张飞等不悦”,“于是与亮情好日密”。刘备并不是很信任诸葛亮,他是有头脑的,这在后来刘备临死托孤之际交代给诸葛亮的话中,就能窥其一斑。

第五,刘备自己一直想做皇帝。刘备的口号是兴复汉室,然而曹丕称帝后,刘备便迫不及待地称帝,这能说是“欲信大义于天下”吗?既要为天下讨公道,为汉室讨公道,何以不扶持一个汉室宗亲为帝呢?整天嚷着“汉室倾颓,奸臣窃命”,而刘备自己又什么时候把汉朝皇帝放在眼里放在心里了呢?其原因恐怕就是他自己想做皇帝罢了。也对,谁愿意编一辈子的草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