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外 陈丹青 资源:院长嫖娼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19/08/21 14:14:09
曾华锋 著

  广东湛江,是一个“怪地方”。

  说怪,怪就怪在奇闻不断。老百姓特别爱举报,媒体曝光率特别高。震惊一时的大要案就有湛江特大走私案、雷州水利局官职大批发、雷州黑帮横行书记市长被处分、遂溪法院
院长包“二奶”等。

  在新化黑帮被荡涤的前后,我亦多次抵达湛江,或单挑,或联手作战,对这里的一些案件进行舆论监督。其中一次,便是和《新闻人物报》记者温健敏(现为《新快报》政法记者)一块。

  那次联手出击是1999年9月。当时,温健敏和张新国一起就职于广东《新闻人物报》。这份由省作协主办的周报,走的也是社会新闻、舆论监督的路子。对开、彩版、大照片、大标题,一摊开颇有点气势。报社每期都制作彩色海报,交给报摊悬挂,使本期精华一览无遗,以吸引读者的眼球。

  那时,温健敏来电:湛江有一个县的法院院长涉嫌包“二奶”,被警察扫黄当场扫出。

  应该说,这是一个绝好的新闻题材和反面教材。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消失了几十年的嫖娼、娶“小妾”现象沉渣泛起。只不过娶“小妾”换了个新鲜名字:“包二奶“。这种事在沿海一带更是层出不穷。

  1999年前后,由广东省委政法委、省纪委、省公安厅、省法院、省检察院、省妇联、省民政厅组成的调查小组,就包“二奶”、养情妇的情况和有关法律问题,到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等地进行了专题调研。结果表明,此现象有一定的普遍性,并有日趋严重的趋势。

  谁在包“二奶”?据调查,包“二奶”的主体已呈多元化。除改革开放初期的港澳台商外,内地的包工头、厂长、经理、个体户也加入其中,甚至一些机关、事业单位的党员干部和知识分子也存在此行为。包“二奶”的地区分布广,人数日益增多,无论是在珠三角地区,还是粤北、粤西地区都有。包“二奶”问题已成为妇女投诉的热点。如深圳市妇联1996年受理69宗,1997年96宗,1998年上升到200宗。而未投诉的则也大有人在。包养的方式日趋多样化,目前主要有3种:一是由男方提供住房和主要生活费用供养婚外异性,并公开以夫妻身份非法同居;二是男方定期或不定期提供一定的钱供养婚外异性,并非法姘居;三是以秘书、保姆等隐蔽身份出现,男方提供一定金钱乃至住房供养婚外异性,长期保持性关系。包养表现得越来越公开化。有的包了“二奶”,又包“三奶”、“四奶”,有的人妻“妾”同居,有的人被处罚仍不悔改。此外,党员、干部包“二奶”现象也时有发生。

  据调查,包“二奶”的动机主要有6个方面:一、饱暖思淫欲。打下“江山”后,不惜耍手段,玩弄感情;二、传宗接代。一些人因妻子没有生育或没生男孩,则千方百计包“二奶”;三、喜新厌旧。认为妻子人老珠黄,于是主动接触年轻漂亮的女青年;四、寻找“真爱”。认为家庭生活不幸福,而第三者则是“红颜知已”;五、寻找生理刺激;六、追赶激流。至于被包养的女性,部分是贪图虚荣,企图不劳而获,也有部分是为“情”而不顾后果,还有的纯粹是上当。

  据调查,包“二奶”的社会危害性很大,破坏了“一夫一妻制”、败坏了社会风气、败坏了党风、影响家庭稳定、引发刑事案、冲击计划生育政策。如广东省纪检、监察部门查处的75件党员、干部包“二奶”案中,他们共非法生育子女34名。

  如江门建设银行江门市郊区支行原行长冼治平不仅包了“二奶”,还包“三奶”。他受贿340多万元,贪污20多万元,其中用了116万元为“二奶”买别墅。结果,他被判处无期徒刑,这真是“昔日金屋藏娇,今天铁窗囚身”。

  原汕头市总工会副主席林若飞在潜逃四川期间,隐姓埋名,到乐山市开起了饮食店,伪造了名为“林云高”的假身份证,并跟四川袁某登记重婚。而在此之前,他在汕头利用职务之便,用公款购买奔驰小轿车,为遮人耳目,又与人调换成蓝鸟小轿车。他在某疗养院定了包房,长期包娼嫖娼。2000年2月,他因涉嫌受贿、重婚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原建设银行恩平市支行行长、后任恩平市分管金融工作的副市长郑荣芳,在恩平市严重金融风险案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用赃款为情妇买汽车,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原佛冈县副县长陈国雄生活腐化堕落,为情妇甘当“孺子牛”。案发后至今在逃,现已被开除党籍、公职。其实他只是原佛冈县党政领导班子中的一员。在106国道佛冈路段改造工程及县城振兴中路建设工程受贿索贿案中,共涉及17名干部,其中县处级干部2人,科级干部14人,全案违纪违法金额达300多万元。原佛冈县长廖添财受贿30万元,把106国道搞成了“豆腐渣”工程,后被判处无期徒刑。

  那几年,广东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党员、干部包“二奶”、养情妇案75件,其中地厅级干部2件、县处级干部9件。

  为严肃党纪党风,广东省纪委多次重申: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党员“包二奶”、嫖娼者,一经查实,一律开除公职、党籍。此规定自出台以来,已有数十名科、处级以上干部被广东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

  新闻界对公检法系统阴暗面的曝光一般是比较慎重的:一则是为了维护政法机关的正面形象;二则这些单位和人物“不好惹”,反弹强。其中,对于法院院长的监督,可以说不仅在广东,在全国也是少见的。所报道出来的,大都是“死老虎”——被有关部门查处了的。

  关于一些法官的所作所为,我也有所耳闻。据一些律师反映,法官收黑钱几乎达到触目惊心的地步。他们收钱有很多技巧,极具反侦察能力。一位律师给法官送钱,该法官顺手接过,一句客套话也不说,然后就跟律师说再见。因为这样,就免了被人录音的可能性;有一名当事人给法官送钱,法官约他在卡拉OK包厢见面。见面时,该法官假装开玩笑,将他全身“摸”了个遍,然后安然收钱。其实,法官是在摸当事人有没有带录音机、摄像机等;还有不少法官公然索贿,给钱办案。

  我接到这个线索后,马上向副主编任天阳做了汇报。任天阳在这方面还是有些魄力的:“报!不怕。”

  由于对方的身份非同一般,因此,一同去湛江采访的除了我和温健敏,还有广东卫视“社会纵横”的记者脱学叶及他的2名女实习生。我们把这叫做“联手出击”或“媒体互动”。

  9月16日夜晚,我们一行5人坐火车连夜赶往湛江。在湛江,通过深入采访、调查,案件的基本情况渐渐浮出水面:

  1999年9月2日晚,两名群众匆匆忙忙先后来到遂溪县东城派出所东山园警务区报案称:新风路中段永发豪华家具店楼上出租屋501房内有人嫖娼,屋主欧某经常容留卖淫女。警务区民警及治安队员接报后,马上决定前往现场抓嫖。

  当晚10时40分左右,东山园警务区民警及治安队员包围了出租屋。随后,遂溪县公安局治安股民警及刚巧路过的几名消防武警也闻讯赶到现场进行清查。

  该出租屋高6层,分左右两边,民警们“蹬蹬”上了右边的楼梯。他们敲401房的门,无人应答。20多分钟后,房东的儿子慢吞吞地拿来钥匙,却打不开门,公安人员当即破门而入,当场抓获一对涉嫌卖淫嫖娼的男女。据有关人员透露,该楼租户大都为卡拉OK歌舞厅的坐台小姐和身份不明的年轻单身女子。

  清查工作继续进行。至3日零时30分左右,民警对左楼进行清查,但左楼大门紧闭,敲也敲不开。民警找到房东的儿子,要求其翻越防盗网打开大门,才得以进去。民警们清查到501房,但无人应答。20分钟后,房东的儿子拿钥匙打开房门。房内有一个自称叫胡家玲的女子,20多岁,身材苗条,容貌姣好。民警们发现房内有男人的晾洗的衣服及双份快餐、水果,而饭盒还是热的。

  民警们又四处搜查,发现楼下的401房有人,但敲不开门。警察破门而入,发现了遂溪县法院院长李拾。

  据我们了解,李拾及胡家玲被“请”往东城派出所。李拾多次想打手机,但被民警制止,胡家玲则称什么都不知道。

  据李拾说,当晚发生的事,是有人陷害他。他确实认识胡家玲,但只知她是卡拉OK歌舞厅的部长,从无交往。他当晚是去4楼的水泥厂叶厂长家,和他商量一些工厂的债务问题。他中午喝多了酒,所以警察敲了20多分钟门他也不知道。

  而据401的住户说,他不姓叶,姓陈。当晚11时多,房东欧某给他打电话,说李拾要下来一下。由于他知道李拾是县法院院长,就开了门。李拾对他说,他刚在五楼帮别人修煤气。他们进了客厅后,不久就有公安敲门,李拾将门反锁上。

  事发当晚及次日凌晨,遂溪县纪委书记王玉珠、副书记陈之先后赶到现场进行调查。 9月3日,湛江市纪委、监察局组织精干力量对此案进行初步调查。

  关于这次抓嫖事件的来龙去脉,我们也进行了深入采访。

  在遂溪县东城派出所东山园警务区,民警们说,他们是接群众举报后赶赴现场去抓嫖的。他们当时并不知道涉嫌嫖娼的有什么人,是什么身份。这是他们的辖区,他们有责任管。

  我们又匆匆赶往遂溪县公安局。县委副书记、公安局长何成华接待了我们。他说,这次抓嫖不是公安机关统一“扫黄”。东山园警务区的行动,局里不清楚。事发当晚,公安局治安股的民警也闻讯而来。消防武警当时刚训练完,大家肚子饿,经请示领导后,7名消防队员准备去吃夜宵。他们看到治安股的民警要去抓嫖,便主动配合、参与。

  何成华说,当晚他接到陈副县长的电话,说当时新风路有数百人聚集,恐发生意外。他赶到现场时,人都已散了,他看看没什么事,就回去了。

  何成华还说,公安人员将李拾带回派出所后,李拾一直否认嫖娼,胡家玲也没有承认。此案已由湛江市纪委接管。至于这次抓嫖,他认为公安人员是合乎法律程序的。

  在谈到遂溪县委、县政府的态度时,他说,县里对此事很重视,不会袒护李拾。经查实后,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李拾工作上肯定不行。另外,据群众反映,他包过几个情妇。”一名举报的群众毫不讳言地对我们说。

  这名举报人说,在遂溪很多人都知道李拾包情妇。9月2日晚,该举报人和一朋友饭后开车去兜风,忽然看见李拾的轿车停在遂溪大厦附近,司机下车去买水果。买好水果后,车便往新风路方向驶去。他想起群众的反映,便开车紧跟上去。李拾的车兜了几个圈后,在永发豪华家具店楼下停住。李拾提着水果快步上了楼,其司机则驾车一溜烟跑了。其时已10点多。他意识到李拾可能是去找情妇了,便叫朋友马上去报案,自己则守在楼下。他说举报完全是出于义愤,他认为官再大也大不过法律。

  据该举报人说,见朋友报案未归,他又赶去举报。不久,民警便来了,并包围了楼房。在胡家玲的房内,他看到了李拾买的水果还放在地上,屋内有与李拾上衣一模一样的衣裳,另有遂溪法院工作用笺。李拾被带走时,指着他说:“看是我先死,还是你先死!”

  据他说,李拾50多岁了,以前常带小姐去××酒店吃饭,一般是从后门进去,这几年换了好几个小姐。

  接着,我们奔忙于遂溪,采访了一些群众。据一名卡拉OK歌舞厅老板向我们反映,胡家玲是今年3月经李拾介绍进他的歌舞厅的。当时李拾说,我介绍一个靓女到你这里上班。院长介绍的人,歌舞厅老板自然厚待有加,平常的部长月薪800元,他主动给胡家玲1000元月薪。胡家玲以前在其他歌舞厅是一般的小姐,在这里升为部长,主要负责分派陪唱小姐。

  自胡家玲3月底来后,该歌舞厅也成了李拾的长期“根据地”,李拾一个月至少要来25天。李拾一来便开包厢,胡家玲也顾不上招呼别人,专门陪李拾。

  今年7月,胡家玲辞职后不知去向。

  据说,李拾在1996年该卡拉OK歌舞厅开业不久,便与一个20岁出头的陈姓四川小姐关系暧昧。陈21岁生日时,李拾带她去湛江吃饭,又给她买了金项链。平常李拾去洗头都要叫上她。他们共好了三、四个月,陈小姐去年已回成都老家了。

  另据一些群众反映,李拾在法院有两个亲戚当庭长,一些重要部门也被他的“得力干将”把持。法院积压了不少案件,有的一拖再拖,有的判决了执行不了。一位事主因夫妻感情破裂要求离婚,因女方与李拾有亲戚关系,他6年来3次要求离婚都被否决。有一桩经济案,是告海南一家公司欠款长期不还的。本来遂溪法院已判决,并查封了这家公司在本地的房产和汽车,但无故又被解封了,这笔款一直未追回。

  对于这个案件,纪委是什么态度呢?我们马不停蹄,来到湛江市纪委。

  湛江纪委,我并不陌生。湛江海关发生的特大走私大案一度震惊全国,湛江市委书记陈同庆、海关关长曹秀康均被判处重刑。这个案件就是中纪委、广东省纪委、湛江纪委等联手查办的。

  当时,湛江市纪委办公室有关人士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纪委高度重视此案,案发后迅速组成专案组,由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吴少萍任组长,纪委抽调了最强干的力量去调查。现在初查结果已经出来并报省纪委。此案现在还属于初步调查阶段,尚未立案调查,一些情况尚未明了,不便于向新闻传媒公布。吴少萍副书记则说,此案估计下月初会有结果。

  另据了解,李拾本来准备交流到吴川市法院当院长,9月10日到任,但没想到9月2日就发生了此事,遂溪县法院的新任院长已到位。

  当我们赶到遂溪县纪委、监察局采访时,书记、副书记统统不在。办公室人员说,他们全下乡或开会去了。

  据悉,事发不久,遂溪法院几个庭长联名向湛江市法院保李拾,不少群众则纷纷向有关部门举报李拾。此案究竟会如何发展?

  回到广州后,我抓紧时间写完稿件。9月21日,《南方都市报》在头版重要位置,图文并茂、客观详尽地报道了此案。在社会上引起了读者关注。

  新闻报道讲究有始有终。在此后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关心案件的查处结果,多次打吴少萍副书记的手机询问进展。一个月过去了,没有消息。二个月、三个月……仍说在查处中。后来,有关人士透露,纪委在深入调查李拾的其他经济问题,而李拾作为法院院长,多少具有“反侦察能力”,这就加大了案件的查处难度。

  但在有力的证据面前,李拾终于向纪委交代了问题。

  在半年多的跟踪采访期间,《北京青年报》、《武汉晨报》、《华西都市报》等全国数十家媒体转载了我采写的报道。广东省纪委、广东省高院均关注案情的进展。

  2000年6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首先向全省各级法院通报:在嫖娼现场被抓获并被新闻单位曝光的原湛江市遂溪县法院院长李拾,已被处以留党察看、行政降级的党纪政纪处分,而其法院院长的职务亦已被停止。

  据查,1999月9月2日晚,遂溪县法院院长李拾被当地几名个体老板、消防战士及记者跟踪,后被以嫖娼为名被扭送至派出所,经湛江市纪委、监察局及遂溪县纪委、监察局联合成立调查组立案调查,查明李拾犯有包养情妇、收取礼金的严重违纪行为。1998年11月,李拾在遂溪县遂城金辉煌卡拉OK厅唱歌时,认识了陪唱小姐胡家玲。此后,李拾经常请胡陪唱,带胡到宾馆开钟点房,两人来往密切。至出事前,李拾与胡在宾馆等地共发生性关系5次,先后给胡某人民币35000元,并为其购买了手机、电视机等价值约13000多元的财物。另据调查,1997年春节期间,李拾还收取了下属五个业务庭送来的礼金共11500元。

  不久,经湛江市纪委常委会议审议通过,报经市委常委会议批准,决定给予遂溪县法院原院长李拾开除党籍、撤销副处级干部待遇的处分。据纪委查明,李拾身为党员领导干部,无视党纪,与陪唱小姐胡家玲(女,24岁,河南省人)发生多次性行为,先后送给胡价值4万余元的财物,已构成参与淫亵活动错误。在任职期间,李收受下级法庭送给的礼金逾万元,对遂溪县法院将1995年6月至1999年3月的诉讼费收入415万元放在帐外使用,将1999年收入的65万元放在帐外帐负有主要领导责任。

  此案以李拾的“双开”告一段落。但本案涉及的一些问题的思索,却并未结束。

  关于举报人跟踪李拾的行为,与2002年4月张新国记者在广东卫视报道的“偷拍科长索贿、嫖娼”案件有点类似,均引起了社会各界的讨论。有些人提出质疑,认为不合法,侵犯个人“隐私”,甚至有人要求处理跟踪举报者和偷拍者。而一些法律界人士认为,宪法规定,任何公民都有依法向有关部门反映、举报的权利。个人“隐私”如果合法,肯定要受到法律的保护。但如果属于非法行为甚至触犯刑律,则不能叫“隐私”,而是违法或犯罪行为,群众随时有权举报。因此,他们认为,跟踪举报和偷拍违法犯罪行为并无不妥。

  另外,从监督的角度来说,此案是三管齐下:纪委的查处是党内监督、举报人的举报是群众监督,报纸的报道是媒体监督。遂溪法院院长是一个位高权重的角色,如若监督的力度不够,极容易让其逃脱党纪政纪的制裁。此案得以顺利突破,与三者的监督是分不开的。

  我采写的这个报道《抓嫖现场惊见法院院长》被报社领导誉为“重磅炸弹”,也是广东省罕见的对法院院长的监督。此报道被《南方都市报》评为1999年度好新闻三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