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行动灯哥青龙:社会生态全息腐败怪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20/04/03 06:22:34

社会生态全息腐败论

郝高衡

    腐败分子本质上就是社会机体的分解菌,是一种正常的生态成分。腐败分子的本能或功能及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就在于瓦解社会体,没有这个也不是完善的人类社会生态体系。
    任何生物的一生都伴随着病毒的侵害,尸体也将交由分解菌去瓦解来还原和维持新的生态系,因此腐败是人类社会的共生体。医生可以创设无菌手术室,尸体也可以无菌保存,而人类尚无技术创设无菌地球。正是这些简单的实践,让古人总结出来非常朴素的理论——“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明则无朋”。毛泽东时代,腐败几乎无处藏身,这是他空前绝后的思想造就的无菌室——共产主义思想模型,一穷二白国情下,闭门谢客举国过日子,在取得两弹一星等辉煌成果的同时,曾经出现了大跃进、大炼铁的激进失误,至今,他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还萦绕耳旁。伟人去了,他的思想实验室也没有思想技术来维护了,由此我们踏上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风尘路。
    这就表明,腐败可能在一段时间一定的空间内潜伏或灭绝,而不会在宇宙里消失,那些分解菌始终紧紧包围着生命体,伺机瓦解异类生命,让异类生命体成为无行为能力、限制行为能力者,乃至消灭。换言之,促使生命丧失其原本的生命之“格”(资格)。
    我们对分解菌在生物学上的认识已经很到位,而从古到今却有杀不尽的贪官——腐败分子,人们从感情上深恶痛绝之,也许因为腐败往往以超越人们适应力的激进方式发生和作为,感性愤怒的人类因此不及理性的思考分解菌的功能及其利弊,就对腐败一片唾骂,直至诉诸刑法。其实,分解菌的天然使命是分解无用的腐朽生命体,还原地球生态的清洁度。腐败也是这样的功能,腐败分子集合的任务是侵袭有机可乘的乃至瓦解败坏一个个无法医治康复的社会体,由腐败难以存活的富于生命力的社会体主导社会。毋庸置疑,这是自然的也是社会进化的规律。
    分解菌的数量与社会体的腐朽程度成正比,只有腐朽的社会体才会被势不可挡日益激增的腐败分子瓦解。基于这些认识,社会体的每个最小细胞(每个人)的使命就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是该帮助腐败还是抵制腐败,就取决于人们对社会体的满意度、适应度和对社会体腐朽程度的判断力了。如果是腐朽的社会体,腐败分子就会围攻并吞噬仅存的健康的社会细胞,免疫系统破坏,可以说腐败有功,因为社会体自身结构具有矛盾二重性,腐败激发和催生了新的积极社会体力量;如果是健康圆满的社会体,人们满意适应就让这个社会体万岁(也不可能哦,呵呵)。当然,腐败分子也是最小的社会细胞,一些本质好的细胞,也会受到感染而演化为腐败分子,积极挽救可救药的腐败分子,对已经彻底质变的本质恶的腐败分子要“刮骨疗伤”了,否则,社会体就无异于坐以待毙了。内在健康依赖于遗传基因先天决定而后天营卫的免疫系统,外在的健康依赖于医药。社会自卫功能的健全依赖于传统和革新,药石之效在于服用后就成为生命体的组成部分,或可使生命体免疫陡增而永葆青春。
    人类生态的社会体与生物生态有本质区别,这是有待探索的,因此,这里只是一种形象化的学术探索,藉此发现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来指导我们的生活,无意直接对仗我们的社会生活,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