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代号网络图计算方法:论文题:《风险投资案例分析》哪位有比较好的案例分析,麻烦提供一下啊!!万分感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20/02/20 15:53:24
当当网创业者与风投的七年博弈与合作 
2008-07-20 15:48:00 来源: 武大商学院 作者:定时发布 阅读:100 

 
一、短暂蜜月

当当网的创始人俞渝和李国庆是典型的“中西合璧”。俞渝早年留学美国,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华尔街担任顾问,并在纽约创办一家名叫TRIPOD的企业兼并财务顾问公司,谙熟投融资业务。李国庆于1987年毕业于北大社会学系后,进入当时最热门的政府机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在这里他积累了丰富的人脉。1989年,李国庆下海从商,做图书出版。1993年,他联合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农业部等创办“北京科文经贸总公司”,任总经理、总裁。经过近10年在国内图书出版领域的摸爬滚打,使他对图书行业的各个环节了若指掌。两人结婚后,俞渝空闲之余就帮着丈夫做一些MBA教科书的选题,有时候也给国外的一些公司包括网上零售公司做图书分销,这些经历使她学到了一定的运作经验和经营理念。这期间,网络经济热得发烫,看到亚马逊在美国网络经济的热潮下成为“时势英雄”,而中国的网络经济也在兴起和发展,俞渝决定在网络行业创业。

虽然当时俞渝对网络并不了解,顶多就是收发电子邮件和看看新闻,但是俞渝的海归经历,使她知道要想获得海外风投,至少要让他们了解自己的商业模式,而最好的方式莫过于直接拷贝已经在华尔街得到资本市场承认的模式。于是“亚马逊”的“中国版”——“当当网”诞生了。为了获取VC的认可,当当不仅创意方面拷贝“亚马逊”,而且在其他方面也参照亚马逊,包括财务报表的侧重点,营销手段的模仿等。

1999年11月份,由IDG、卢森堡剑桥集团、软银和北京科文经贸总公司共同投资,李国庆和俞渝任联合总裁的当当网正式投入运营。IDG、卢森堡剑桥、软银等向当当网投入800万美元风险投资,换取当当网59%股份,俞渝、李国庆夫妇及其创业团队通过北京科文经贸总公司共持有当当网41%的股份。投资者不光给当当带来继续支撑下去的资金,还带来了更多的东西。像IDG就一直在推动着当当的发展,卢森堡剑桥更有一些著名的国外专家和丰富的研究报告等资源,也使当当受益匪浅。双方相处的一直很愉快。


二、控股权之争

(一)起因:不完善的约定

因为有了足够的资金,当当很快就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中文网上图书音像书店,占大陆图书市场图书品种的90%。2003年,当当在经历了几年的“烧钱”阶段后,开始“收钱进账”,销售规模一举突破8000万元人民币,全国各地,甚至美国、巴西等国家和地区都有当当的读者。但也就在这一年,李国庆和股东之间的矛盾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2003年6月,李国庆夫妇提出要股东奖励创业股份的要求,希望将增值部分分一半给管理团队作为奖励,遭到了股东的集体反对,理由作为创业股份的奖励的比例太高。而李国庆夫妇坚持“分一半”这个比例不退让,由于只有口头承诺并无书面协议,因此,每次在这个问题上融资双方谈论的都不欢而散。李国庆抱怨说:“资本结构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我和股东们每到融资的时候就打架,因为开始没说清楚,到底是资本创造财富,还是创业企业家创造财富,这个问题很难办……没有和他们签字画押,好多口头的承诺都不算数了。”

(二)转机:老虎基金的出现

双方僵持局面到2003年8月老虎基金的出现而打破。老虎基金在中国投资了卓越网、e龙网两家电子商务网站之后,把目光投向了当当网。俞渝凭着多年在华尔街练就的谈判技巧,加上IDG、卢森堡剑桥、软银急于套现,也运用各种关系推动谈判合作,当当很快就和老虎科技基金达成了投资意向。但当李国庆再次以老虎科技基金的6500万美元估值证明当当已经有了数倍增值,提出要给夫妇两人18%的创业股份奖励时,遭到IDG和卢森堡剑桥的拒绝。

于是,李国庆打出辞职变现另起炉灶这张牌,老虎基金也在背后推波助澜,表示愿意将此次投给当当的全部1100万美元转投给新成立的公司,并且投资金额可以继续追加。

当时,当当网第二轮私募之后的现金已经所剩不多,仅100万美元,而当当网仍然还处于跑马圈地、亏损经营的状态。李国庆、俞渝夫妇如果带领管理团队另立门户,IDG、软银、卢森堡剑桥相当于要在100万美元的基础上追加投资继续支撑当当网。同时,由于失去了一个稳定的管理团队,投资风险将会更大。

迫于无奈,3家投资方最后只得屈服,同意接受老虎基金的投资,并由老虎科技基金出面,向老股东买走了一些股份,再送给管理团队。此次,老股东获得部分变现,IDG套现350万美元,获利3倍以上,当当则被估值7000万美元,老虎科技基金投资1100万美元。经此一役,李、俞二人认识到了自己作为管理者的价值,进一步要求绝对控股权。

2003年12月李国庆夫妻与老虎科技基金签订了融资1100万美元资金协议,但是老虎科技基金的资金迟迟未到账。这期间,俞渝曾与老虎基金谈判代表几度争执,甚至威胁说“现在交割期限已过,当当有权找新的投资人了”。俞渝所说的“新的投资人”就是亚马逊。就在他们夫妇在美国与老虎基金面谈的时候,也顺便秘访了亚马逊。

亚马逊公司的出现,对老虎科技基金构成了相当的压力。几经拖延,在激烈的利益交锋和一次次不欢而散的电话会谈之后,考虑到作为对冲基金,在投资了当当的竞争对手卓越之后,如果不投资当当,将有违对冲基金的初衷,2004年2月25日,老虎科技基金终于兑现了两个月前的承诺,将约定的1100万美元划到当当账户上,获得17.5%的股份,而IDG、卢森堡剑桥、软银等几家则减持为23%,当当网管理层的股份变为59.5%。引人注意的是,与在卓越董事会占有二席形成鲜明反差,老虎科技基金在董事会未占一席之地。


三、新融资备战上市

2006年6月26日,当当网从DCM、华登国际和Alto

Global三家基金引入2700万美元资金,出让12%股份。当当网方面表示,这轮融资是提高公司抗风险的资金准备,并为公司未来发展提供充分财务支持。资金的用途确定针对地面图书市场发动超低折扣的价格战,以此来巩固其全球最大中文网上书店的地位。据悉,此轮融资完成后,当当上市已经紧锣密鼓开始进行。


四、案例解析

三轮融资,两轮较量。借老虎科技基金从老股东手中获取了绝对控股权,又借亚马逊让老虎科技基金不得不履行自己的承诺,俞渝夫妇终于如愿以偿。但是,并非每一个创业企业家都能像俞渝夫妇在和风险投资机构的较量中胜出。由于股权结构的变化、经营不善、外部经理人的引入等因素造成创业企业家失去对企业的控制权屡见不鲜,这是创业企业家所不愿意看见的,也是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实际上,对VC来说,本意是为了企业发展壮大,并不想剥夺创业家的控制权,若非如此也是万不得已。

李国庆夫妇是幸运的,凭借自身融资能力、谈判能力、对创业团队的号召能力、经营管理能力以另起炉灶相胁以及借后来老虎科技基金的介入,李国庆夫妇如愿获得了控股权,最终的结果也是各方皆大欢喜。而另一个创业者王志东就没有如此幸运,三轮融资过后,新浪的股权结构日益分散,当时身为CEO和总裁的王志东从当初持股21%不断稀释到6%,最终失去对公司的控制,并导致出局。其实,创业者和风险投资家之间既是一种合作关系,又是一种竞争关系,双方的利益就交织在这种彼此之间的博弈之中。那么,创业者和VC如何跨越博弈中的误区,走向双赢呢?

(一)完备的协约很重要

如果当初当当和风险投资机构就创业者激励这个问题明确地写入协议,约定网站价值增值多少倍时可以获得多少管理层股权,也就没有创业者股份奖励比例之争,而风险投资机构在和约中限定创业者离开原来的创业公司后,一定时间内不得从事与原来创业公司竞争性业务,也就不会面临当当网创始人以创办新公司和当当竞争的相胁。矛盾会破坏创业企业家和风险投资机构之间合作的基础,危害的双方整体的利益,可谓是“两败俱伤”。所以,一份明确的协约对保证双方的利益很重要,也是双方长久合作的基础。尤其是对没有多少融资经验的创业企业家来说,要对融资相关的程序、法律法规有深入的研究和了解。如果条件许可,可以请融资顾问或者投资银行协助,免得日后节外生枝,后悔莫及。

(二)克服非积极合作心态

当当和风险投资机构之间的博弈,利益争夺背后涉及的是风险企业的剩余控制权和剩余索取权这一问题。风险资本家与风险企业家之间的分配与转移是风险投资独特治理机制的核心内容之一。风险投资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风险资本家通过阶段性投资,可转换优先股合同以及管理监控等手段来减少信息不对称性和代理风险,这些手段从本质上讲都是控制权的分配,而控制权的分配往往是谈判的结果,能否达成有约束力的最优激励约束合约,取决于双方的谈判力量或地位。

站在创业融资的角度,李国庆采取“另立炉灶”的做法,不惜和VC闹得不可开交的做法并不可取。李国庆后来表示,这并不是一种与股东相要挟的手段,也不是试探性的行为。风险投资的目的是通过投资和提供增值服务把被投资的企业做大,然后通过公开上市、兼并收购或其他方式退出,在产权流动中实现其投资的增值变现。在每一次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的博弈与中,双方最终的目的是双赢,即创造价值、实现资本的增值。企业家也克服非积极合作的心态,遇到问题应该尽量同风险投资家进行充分的交流和沟通,以获得风险投资家的理解和支持。无论如何,双方的沟通都很重要。而对于合作过程中难免出现的各种分歧,双方也可以通过商业规则进行有效的解决,不必心存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