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盟牛杂火锅那个好:上海24岁男澳门赌输1亿多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19/09/23 00:43:21

过了一个多月提心吊胆的日子,昨天开始,孔女士渐渐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儿子小唐也第一次出门去散心。但他欠下的1亿多元赌债,却始终是悬在全家人头上挥之不去的阴影。
3月初,小唐在新加坡和澳门赌博输了近5000万元,而放贷者向他索要的数字则高达1.134亿元。如今,小唐的妻子离他而去,同时把已孕育的小生命也打掉。孔女士说:“我儿子确实做错了,他每天在家反思那恶梦般的过去。我们做家长的更愿意配合媒体把一切都说出来,不希望再有其他的年轻人犯同样的错误。”
出境赌博 8天输掉近5000万小唐是1987年生人。虽然只有24岁,但他的社会经验却可能比不少同龄人要来得丰富。18岁那年高中毕业,颇有个性的小唐并没有选择继续上大学,而是进入建筑行业发展,几年时间里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月薪过万的建筑公司经理。
去年10月前后,小唐去二手车市场了解行情,想换一辆性价比不错的好车。气度不凡的他,被人当作了“富二代”,一个圈套悄悄向他张开。
小唐告诉记者:“当时是朋友的朋友介绍,带我进了他们的‘圈子’。”这些所谓的朋友先用网上下注教他如何快速赚大钱。“现在回想起来,那就是一场表演。”但那时,看到别人可以这样赚“快钱”,小唐心动了。
从11月份开始,所谓的朋友带着小唐3次前往境外参赌,在他们的“指导”下,每次都有几十万到一百多万的进账。尽管小唐家底殷实、收入也不错,但他还从来没有如此轻易地赚过那么多钱,小唐陷入了赌博赢钱的巨大甜蜜中。
3次出境赌博,小唐轻松赢了200多万。但这200万只是吊他上钩的一个诱饵。
今年2月底,小唐又跟着朋友出境,他当然想赢更多的钱,但这次“钓鱼者”想收线了。从3月1日到3月9日,小唐分别在新加坡、澳门各待了4天,但是手气糟糕透了。在新加坡他输了3000万港币,在澳门,他“翻本”不成,反而又输了1600万人民币。
小唐艰难地向记者讲述当时输红了眼的情景:“那些朋友借钱给我,一直说‘没关系的,没关系的’。而且毕竟是筹码,不是真金白银,感觉总归不太一样——当时,我整个人已经昏掉了。”
就在沮丧的小唐准备离开澳门返回上海时,朋友们终于露出了真相。他们要小唐写一张欠款5000万元人民币的欠条,“否则不让我离开,还要把我扔进海里。”
“当时总归想,钱可以慢慢还,人安全是最重要的。”年轻的小唐为求脱身,用这一纸欠条换取了“自由”,但这样的自由是极其短暂的。
回到上海之后,小唐就一直在被追债。他说:“讨债的有4个人,有上海人也有澳门人,和当初带我进这个圈子的朋友也是认识的。”
欠债讨债 双方数次谈判未果
贴照片、贴大字报、泼油漆……孔女士说:“这种以前只有在电视里才看到过的场面,竟然发生在我们身上了。”不仅仅是在小唐居住的闵行小区,追债者甚至把写着“欠债还钱”字样的照片贴到了孔女士工作的单位。直到上星期,他们一家都无法正常工作。孔女士说:“就算躲在家里,每天都会有人来敲门骚扰,等我们开门,又找不到人了。”与此同时,追债者也把要价提高到了1.134亿,小唐说:“他们利滚利怎么算的我也不清楚。”
小唐说自己和追债者见过几次面:“最初曾达成协议,先还2000万,剩下的以后再说。但后来,对方反悔了,问我要4000万,还押住我不放,幸亏我逃到了小区,看到小区有保安,他们没敢追进来。从此,我再也不敢和他们见面,也没有给过他们钱,因为就算给了钱,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
每天被追债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月左右,直到母子两人在电视上现身说法,追债者才不再如此明目张胆。
因为这场风波,小唐的妻子离开了他,还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这让小唐的父母无比痛心。
是否立案 闵行警方不置可否
事发后,孔女士一家多次向闵行警方求助。“警方表示,你们是欠了人家债呀。”孔女士说。而小唐则告诉记者:“警方给出的回应是,可以保障我的人身安全,但警力有限,不可能专门安排人来保护我们。”
记者连线了闵行公安局有关人士,对方坦言:“这种情况我做了这么多年警察也是第一次碰到。孔女士对我们警方的工作是满意的。因为涉及境内外不同的法律,我们也很为难,也无法向媒体表明任何态度。”
记者询问,追债者的行为是否涉嫌扰乱社会治安?该人士称:“是否扰乱社会治安也有个度的问题。”记者再问,“警方是否立案?”但对方不置可否。后来,警方又表示,此事已经“转到法院了”。
新闻延伸
儿子认错:“对不起所有家人”
母亲反思:“对儿子关心少了”
欠下亿元赌债之后,遭遇妻离子散,小唐也开始反思,他觉得这一切都像一场梦。在与记者的对话中,他一直语速很快,显得很激动。可以感觉到,他很后悔。而他的母亲则坦言,儿子成家之后,自己对他的动向也是鞭长莫及。她说,儿子已经做错了,但还有很多和他同样的年轻人,希望自己家的这场悲剧能够提醒他们,千万不要走上赌博这条路。
记者VS小唐
记者:事发后,自己有些什么反思?
小唐:整个事情肯定是我错,毕竟赌博是我自己赌的。出了这个事,我真是对不起父母,对不起所有家人。
记者:在发生这个事情之前,你的人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
小唐:可以这么说。如果相对低调些,不会成为别人的“猎物”。
记者:当初介绍你和那些人认识的所谓朋友,已经和他们“拗断”了吧。
小唐:是的。真是交友不慎。年轻人总是觉得,大家在一起玩得开心就可以交个朋友,甚至进入一个“圈子”。但有些人和你交朋友,其实是别有用心的。
记者VS小唐母亲
记者:儿子你们从小教育得好吗?孝顺父母吗?
孔女士:他一直很聪明,读书也不错,对我们父母也是挺孝顺的。
记者:儿子好像挺有个性的,结婚也挺早的。怎么这么早就结婚了?
孔女士:是的,他是蛮有个性的。他结婚是蛮早的,他说想结婚,那我们也觉得早结晚结总要走这一步,也就同意了。
记者:去年十月份开始,他瞒着你们赌博,你们感觉到异常吗?
孔女士:其实他以前从来也不会瞒着我们,有什么话都会跟我们说。因为儿子已经结婚了,所以我们不住在一起。当时只是以为他做生意。我一直认为,他从18岁开始就踏上社会,应该是有一定社会经验的。我们一直对他比较放心的,但儿子毕竟还是年轻,没想到和他分开住,关心少了,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记者:通过这件事你想对儿子说点什么吗?
孔女士:如果赌博真的是那么好赚钱,人也不要奋斗了,都去赌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