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新浪微博失败:揭秘于幼军低调复出内幕(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20/05/29 09:49:46

揭秘于幼军低调复出内幕(图)

核心提示:于幼军的此次复出表明,两年多前的处分期满后,他并没有结束政治生命,中央对其留党察看期间的表现,应属满意。有意思的是,比孟学农早两年担任山西省省长的于幼军,在孟学农接任自己的山西省长位置之后,如今又回到了孟学农7年前的位置上。4736

  图为于幼军 在被处分赋闲的两年中,于幼军天天在国家图书馆读书度日 CFP/图

  两年前,以「开明和改革」着称的原山西省省长于幼军,在调任文化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后,突然「出事」,消失于报端。于身边的知情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沉寂的两年中,于幼军天天在国家图书馆读书度日。

  现在,他低调地重新复出。

  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南水北调办」)的网站日前确认,于幼军已于去年12月出任该办党组成员、副主任,按照惯例,这是一个副部级职位。而他身边的朋友则以「平静」来形容这位曾经广受关注的高官复出时的心态。

  此前的2007年8月,于幼军从山西转任文化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外界多认为其将在2008年的全国大人会议上被「扶正」为文化部长。然而,猜测落空,文化部部长由时任国新办主任蔡武接任,有关于幼军的说法四起。

  最终,中央政治局2008年9月对其作出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但并未被开除党籍。一个月后的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央纪委关于于幼军同志问题的审查报告》,撤销了于幼军中央委员会委员职务。

  现在,在「南水北调办」的网站上,复出后的于幼军在三位副主任中排在第三。南水北调办内部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于幼军现分管党委、财务和环保工作。于幼军平时参加内部的工作会议,但还没有主持过。由于任职时间尚短,他也尚未开始推行自己新的工作计划。

  而公众关心的是,在过去的两年中,这位曾经的明星官员,在陡然跌落之后,到底度过了怎样的人生?

  赋闲两年:「书读进去了,人走出来了」

  哲学博士、「政坛明星」于幼军被「留党察看」时,正是他声誉达到最高点的时刻。此前他曾任职深圳市市长、湖南省副省长和山西省省长。他在媒体的眼中颇有善誉,在2007年的山西黑煤窑事件中曾主动检讨反思,亦被认为敢于承担责任。中央在将其调离山西时,评价于:「视野开阔,改革开放意识和开拓创新精神强;敢抓敢管,作风务实。」

  随后的事件自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有关于幼军受到中央处分的具体原因,至今未有在更大的范围内公开。但当时人们普遍猜测,于幼军的仕途或将从此终止。

  「好比一个高速运转的机器,突然戛然而止,他的整个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一位接近于幼军的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没想到会在这个问题上摔跤。」曾有媒体报道,当年8月见过他的人,都称其精神很差。

  「有些问题,只能是留待以后才更清楚。」一位接近于幼军的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知情人士透露,赋闲的两年间,于幼军依然是在文化部工作。「在没有复出前,于幼军的正部级待遇一直没有变,他还是党的高级干部。」在官员的任免中,待遇级别与职务级别间没有必然联系,即便是后者降低,前者也可能不发生变化,这一般被视为是一种安抚。
知情人说,从低潮走出的于幼军决意读书。文化部在国家图书馆给于幼军安排了一间办公室。「他这两年就一直泡在那里,主要工作就是读书、写书。」上述接近于幼军的人士说。

  上世纪80年代,于幼军曾与他人共同撰写普及性政治读物《社会主义四百年》,一举成名。不过,当时只写到了「十月革命」。这次赋闲期间,于幼军接续写作自「五四运动」以来的「中共社会主义运动史」。「已写到『文革』之前,三十多万字,预计年内可以完结。」

  「他跟我们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书读进去了,人走出来了』。随着时间的沉淀,他书读进去了,人也从困境里面走了出来。」上述知情人士说。对于陡然跌落后的人情境遇,上述知情人士说,「当然也不排除一些人情冷暖,但于幼军之前就很爱交朋友,他走过的地方,广东、湖南、山西的大部分老朋友对他还是一直很关心。」

  「应该说他这两年的精神生活很充实。除了写书,也下去调研,新疆、宁夏都跑过,这两年就是这么过来的。」该人士说。

  留党察看后,为何还能复出?

  于幼军的此次复出表明,两年多前的处分期满后,他并没有结束政治生命,中央对其留党察看期间的表现,应属满意。

  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留党察看」的程度重于「撤销党内职务」,轻于「开除党籍」:在「留党察看」期间,尽管被处分者没有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若有悔改表现,期满后就可恢复其党员权利。

  一位分析人士认为,于幼军的情况与其他「问题官员」并不相同。尽管于幼军被认为有「问题」而给予了处分,却没有触犯法律。所以,是按照党规党纪给予处理,「如今期满了,对他的工作还是要安排」。有评论认为这说明中央对高级官员既正视其问题,亦宽容惜才。

  此前的2000年,原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副主任徐鹏航,被处分「留党察看两年」,并被撤销中央候补委员职务──这与对于幼军的处分程度相当。但当正部级的徐鹏航察看期满时,年龄已经偏大,只出任了相关行业协会的副职。

  现在,既然于幼军的「留党察看」期已满,中央对他的工作也做出了安排。

  有关于的复出,亦曾有意外风潮:去年7月,甘肃平凉市庄浪县政府官方网站显示,于幼军曾以「文化部副部级领导」身份,对该县的雨水集蓄利用工程进行调研。一时风起,被外界解读为他即将复出的重要信号。

  「我知道的是这纯属偶然意外,当时跟县里没交代严格,被县委办的新闻通讯员一时疏忽,给捅了出去。他之前十多天的行程,都没有报道。」知情人士说,当时只是顺路经过,听说庄浪县的雨水收集工程做得较好,因为于幼军在山西时就关心干旱地区农田用水的问题,才临时加入了这一行程,不想惹了满城风雨。

  当时被媒体称为「于幼军视察甘肃水利工作」的行为,虽属偶发,但不想如今于幼军却真出任了和水利相关的南水北调办副主任。

  生于1953年的于幼军,今年已经58岁。按照党内惯例,副省部级官员的退休年龄为60岁,而正部级岗位则可延至65岁。这意味着,若于幼军今后只停留在副部级别,两年后便将退居二线或者直接告老。他这次出任「南水北调办」副主任一职,究竟是为其安度晚年而正名,还是今后看表现仍会另有任用,现在自然无法判断。
官员「复出」如何选择机构?

  有意思的是,比孟学农早两年担任山西省省长的于幼军,在孟学农接任自己的山西省长位置之后,如今又回到了孟学农7年前的位置上。

  2003年4月,孟学农因「非典」辞去北京市长,近半年后出任「南水北调办」副主任。2007年9月,他转赴山西,继于幼军之后接任省长。同一时间,于幼军则辞晋入京。

  知情人士说,尽管于幼军并非水利专业出身,但其任山西省省长期间,一直关注水的问题,当时在山西推行的「兴水战略」,也被视为是于幼军的得意之作。南水北调办的职务,「大家都觉得是很好的岗位,治水是实实在在的利国利民的事」。

  而在不到8年时间里,「南水北调办」两次成为「问题官员」的复出之地,亦让公众对其发生了兴趣。

  事实上,就当前的复出案例看,有一些普遍的规律:比如复出时都是出任副职。如原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曾因松花江环境污染事件提出辞职,复出后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而孟学农曾因山西溃坝事件再度去职,2010年复出时,出任了中直机关工委副书记。

  比如,因「非典」被免职的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复出后任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而在「三聚氰胺事件」中引咎辞职的原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出任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

  从上述现象看,复出的机构一般都是选择诸如南水北调办、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这样的相对不太引人注意的「办事机构」,如果复出官员比较年轻,还未到退休年龄,比如于幼军和孟学农,给安排的职位则更实在一些,以利于发挥更大作用。而像张文康、李长江这样复出时接近65岁的退休年龄的官员,安排上相对会更向二线机构靠拢。

  在因公共事件而去职的官员中,也有人尚在等待中。同因三鹿奶粉事件而被免职的原石家庄市市委书记吴显国,就还无新的消息。而那些因为问题性质不同而被「双开」甚至涉及刑事的官员,自然就再谈不上复出了。

  比如原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复出时,就没有重新获得行政级别。2006年10月,邱晓华因卷入上海社保资金案被「双开」(开除党籍及行政开除),并因重婚罪被判刑。2008年中,当他以中海油高级研究员的身份归来时,已无行政级别,算不上是一位复出「官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