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云中龙纹身:中信建投证券108网 www.csc108.com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20/05/30 04:17:11
巴菲特零距离传授投资真经
(中国证券报 日期:2011年04月08日)
股神投资标准
南京大学商学院院长赵曙明:我们这里有19位来自中国南京大学的EMBA学生,我的问题是您在“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投资的标准是什么?
巴菲特:很高兴和你们见面。在小的新兴国家体,投资机会比较难以把握,因为伯克希尔现在是2000亿美金的市值,不可能在一些国家做500万或者800万美元的投资项目。中国情况就不同了。我们在中国的投资标准和在全球其他地方的标准是一致的。我们寻找这样的投资机会,首先,我们应该能够理解这个生意,也就是说我能够对于这个生意5年、10年、20年后的经济前景做出评估,并且这个评估有相当水平的确定性,虽然不需要100%确定。
我能够评估内布加斯加家具城的生意,在这个生意周围有一条护城河,就是它比任何其他人卖的东西都便宜一些,如果我看到护城河在加宽,我可以看到5-10年后公司还是能够保持这个竞争优势,这就能满足第一条。
第二个条件,就是要能找到有能力且可以信任的管理层,因为我不会运营这些公司,比如经营家具销售业务,而且我们总部也没太多人。我必须要在买到一个生意的同时买到一个管理团队。
第三个条件,我需要一个和我能看到的未来经济前景相比,合乎道理的价格。差不多就是这些了。我把好的生意看成一个强大的经济城堡。在经济社会中,自然法则就是有很多人希望夺取这个城堡。如果你是可口可乐,你会发现一直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人希望推出各种产品,来打败可口可乐。要保护好这个经济城堡,我需要非常好的骑士来一直警惕守护着它,我不能要那些昏昏欲睡的人来做守护者。我还需要把护城河不断加宽,每天这个护城河是加宽还是变小,你看不到,就像一个城市是变大还是逐渐消亡。公司的每一个行为,不管大小,不是在加强就是在削弱这条护城河。
我们在中国寻找的项目也非常类似。我讲一下投资中石油的案例,大约8年以前,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在办公室阅读它的年报,报告是英文的,写得非常好。我读了报告,和自己说,这个公司应该价值1000亿美元左右,然后我看了一下公司的股票交易市值。我一般是先看报告,形成对于公司价值的判断,然后再看公司的价格,否则先看公司的价格会潜意识地影响对于公司价值的判断。如果不受到公开市场报价的影响,我能更好地对公司进行估值。中石油总体市值为350亿美元左右。这就像我能用350亿美金价格买到1000亿美元价值的东西,虽然我不能买到控制权,但是我喜欢这个投资。我没有办法以这个价格购买美孚或者壳牌这样的公司。
有趣的是,我几乎能以差不多的条件购买俄罗斯的石油公司尤科斯,这也是很大的一个石油公司。我思考后决定,购买中国公司会比购买俄罗斯公司要妥善得多。我不知道这两个公司的管理层如何,也不知道这两个公司的石油储备各有多少,真正的差别是一个公司是在中国销售石油,另一个在俄罗斯销售石油。我对于中国要感觉好得多,所以我决定购买中石油。
最终曾经在一个时点,中石油的市值迅速增长到了接近1万亿美元的高度,虽然我并没有持有并分享到全部的涨幅。中石油交易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公司在年报中写,他们将把利润的45%拿出来进行分红。在其他大的石油公司中,没有任何一个曾经这么写过。但这非常重要,我几乎不记得有美国的那家公司曾经这么书面做出过这样的承诺。中石油信守了承诺。
巴菲特解读伯克希尔“护城河”
南京大学商学院EMBA张峰:究竟什么是伯克希尔的护城河,是什么在阻止其他的投资人以及工业控股公司来复制你的成功?另外除了保险产业之外,您看到有哪些行业也能够提供长期的低成本资金来源?
巴菲特:在我们的汽车保险公司例如GEICO,我们的护城河在于低成本的核心产品。在美国,人们必须购买汽车保险。我们在卖大家都不想买但是大家必须买的产品。他们不想保险,他们是想开车,但是不买保险,就没法开车。这其实是一个很贵的产品,每年每人要平均支付1400美元。因为他们并不是真的要买这个产品,所以他们想买最便宜的,能保护车的产品。我们的商业模式从公司创立就是低成本模式,当然还有其他不错的商业模式,但是我们的模式让我们能够接触到大多数的客户,而且基础已经非常巩固了。
我们有很多种类的生意,也有不同类型的护城河。
美国西部只有两条大的铁路,在密西西比河以西,只有两条大的铁路,没有人还会再去建新的大型铁路了,现在可能还会建高速的客运铁路,但是运货的铁路没有了。我们支付了430亿美元来购买伯灵顿铁路公司,联邦政府和加州也在讨论建一条800英里的高速客运铁路,大约也要花430亿美元。我们有22,000英里轨道,6000个火车头,还有35座桥。没有人能够出得起钱来重建这些铁路。假设在平地是每英里250万美元的建设成本,在阶梯地形则是每英里5百万美元的建设成本,估算的总造价远远超过430亿美元(假设按照每英里3百万美元计算,也要投资660亿美元)。
我们主要和联合太平洋铁路运营公司以及卡车竞争。我们的竞争优势很强,因为和卡车比,铁路运越重的东西距离越远,越有优势。我们的优势也越来越明显,因为我们可以用1加仑柴油运1吨的货物到5英里的距离。卡车做同样的工作,需要耗3倍的油。油价上升对于我们更加有利。高速公路拥堵也对于铁路有好处。
我们和联合太平洋的收费比卡车的收费贵。有时候,卡车会更快送达,所以这对我们的竞争优势有一定的限制,但是我们的护城河还是很强大的。
我们在不同生意有不同程度的护城河,你可能还要问在母公司这一层的护城河是什么?我们有一个非集权子公司独立运营的结构,一个其他大部份产业公司都不能提供的运营环境。有些企业家想出售生意,但是还想继续负责运营,所以他不想任何人干涉他的运营,但是他希望有一个总部来负责所有的财务,法律和公共关系。但是他们不希望总部有个人告诉他说,下一周应该销售什么商品。我们基本上在这个领域是独一无二的企业,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我们这个做法,但我们是唯一以这个模式运营的企业,所以我们有单个的护城河,也有总体的护城河,我们的工作就是每天不断地把这个护城河加宽。因为每天护城河不是在变宽就是在变窄。我也有一些生意,护城河在变窄,或者根本就没有护城河,这时我告诉管理人员要把鳄鱼和鲨鱼都扔到护城河中,好在这种情况并不是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