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牙第四部漫画:姜小跳,不要听那场不能退票的演唱会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20/05/30 05:02:17

姜小跳,不要听那场不能退票的演唱会



作者:南雪 浏览:24爱上一个有家室的人,往往像买了一张不能退的演唱会票,下雨了,你在台下痴痴等,台上的那个人,却提前溜掉了。
  
  1
  龙岩遇到姜小跳,是在度假村一个聚会上。
  人很多,但是都不认识,而且还摆谱,这个说自己新买的房子,那个说自己新买的车,只有姜小跳,坐在角落的位置不怎么说话,海藻一样的长发安静地垂在胸前,看起来像一幅写生画。有人和姜小跳说话:“嗨,我是做IT的,你呢?” 姜小跳笑一笑:“我做ET。”对方听不懂,但也没有问,好像懂了的样子点点头。
  龙岩实在忍不住了,走过去问:“ET是什么啊,不是外星人吗?”姜小跳眨眨眼睛:“ET是Englishteacher。”那一瞬间,两个人都笑了,就这样认识了。
  姜小跳知道了龙岩是温泉度假村的工作人员,龙岩知道了姜小跳是幼教机构的英语老师,是和男朋友一起来的。龙岩的眼睛忍不住在人群中搜索,姜小跳犹豫了一会儿,无言地指了指大厅另一端的一个男子。那个男子和别的高谈阔论的男子不一样,他沉默也更沉稳,但一样的地方是,他和那些男子都一个年纪,他,应该比姜小跳大10多岁吧。
  
  2
  姜小跳的身份昭然若揭了。
  温泉度假村离市区很近,周末来放松的人总是络绎不绝。男子是度假村的常客,应酬或谈生意,常常和不同的人来,有时候分别带两个女子,姜小跳或他的妻子。男子的妻子不年轻了,脸上有岁月风霜的痕迹,气质也比姜小跳糟糕很多。
  时间长了,度假村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了姜小跳的身份,开玩笑提起姜小跳时,就撇撇嘴。龙岩说,不要私下里议论客人。但就连龙岩自己,对姜小跳也有了一点点的排斥。
  5月的一天,姜小跳到服务台,问有没有蚊香。龙岩说没有,的确是没有。
  龙岩驱车去市区批发市场,给度假村采买日用品,脱口就问店家,有蚊香吗?问完了才想,自己不是并不欣赏她吗,怎么她随便说的一句话,就记在了心里。
  回去的时候,他把蚊香送到姜小跳的房间。姜小跳开门,脸上和手臂裸露的地方红着,肿了,吓人一跳。“原来不是蚊子,可能是被什么小虫子咬了,过敏,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呢?”龙岩问。
  “和别人吃饭去了。”
  那你不去找他——龙岩想说,到底没有说,只是开车载姜小跳到了市区一家医院。
  在诊室外等待的时候,姜小跳说:“你不是瞧不起我吗?”
  龙岩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啊。”
  姜小跳笑了:“瞧不起也无所谓啊,我知道很多人瞧不起我,那天我指给你看他是谁,你的眼光立刻就变了。”
  夜晚,医院里的人不多。走廊的窗户很大,姜小跳望着星光,有些失神,喃喃说:“我也不想这样,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有妻子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我还是喜欢他。龙岩,你是叫龙岩吧,你有没有听过演唱会啊?你知道吗,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就像买了一张无法退还的演唱会门票,无论那天是星光漫天,还是大雨瓢泼,你都要享受其中,才能使损失减少到最低。就像我第一次去看演唱会,下雨了,明星在台上努力地唱,我在下面努力地如痴如醉。我不过是想把损失减少到最小而已。”
  姜小跳低下头,捂住脸,眼泪突然掉下来。
  “你没事吧?”龙岩问。
  “没事啊,我就是过敏,过敏实在太疼了。”
  
  3
  他们常常互相打电话了,偶尔会在电话里聊很久的天。
  龙岩是内向的人,并不擅长表达,常常是姜小跳讲,龙岩听。
  姜小跳讲童年,讲大学毕业留在这个城市,很孤单,男子出现的时候,就像一颗彗星照亮了世界,自己很快就沦陷了。姜小跳说自己一直想要的,是一份纯粹的、没有世俗牵绊的爱情。偶尔,龙岩也说起自己,说自己喜欢种花、钓鱼。这些爱好,在年轻男子都迷恋电脑游戏的年代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姜小跳的话,一直留在龙岩心里:爱一旦开始,便是一种无法回收的沉没成本。龙岩想起自己的父亲,他是知青,下乡的时候和当地女子结了婚。后来返城了,很长的时间,母亲一直留在乡下,很多人劝已经是技术员的父亲和母亲离婚——那个大字只识几个的女子,怎么配得上你呢?但是父亲说母亲很好,说每个有担当的男子,都要感激那个在自己不名一文的岁月里、在自己还在底层打拼的岁月里,默默陪伴过自己的女人,因为她们是冒了多么大的风险选择跟你在一起。母亲后来到底跟随父亲到了城里,父母在一起,那么多年,一直很幸福。
  不知道为什么,龙岩很想把自己父母的事告诉姜小跳,但是始终没有机会。
  姜小跳太忙了,除了那次过敏,后来每一次来度假村,都和男人在一起。平日里,龙岩好几次给她打电话,她都正在教孩子们念ABC。握着电话,龙岩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扣了。
  事情轻轻转了一个弯。
  10月,男人刚带着姜小跳来到度假村,他的妻子也跟来了,带着很多人,气急败坏的样子。 问前台,她的男人住在哪个房间。工作人员很为难,说不能透露客人的信息。女子大闹起来,好多人到大厅看热闹,龙岩也来了,说,他们很了解女子的心情,可的确有规定,不能透露客人的信息。
  女子便和几个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找到2楼的时候,姜小跳出来了,穿着白裙子,像一片轻飘飘的树叶。女子走过去,给了姜小跳一个巴掌,女子身边的人也给了姜小跳一个耳光。他们还要继续暴打姜江小跳的时候,龙岩走过去,把姜小跳拽到自己身后:“你们再这样闹,我们就报警。”几个人暂时散了。
  龙岩问姜小跳:“他呢?”
  “他听见动静,就从安全梯悄悄走了。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我买了一张不能退的演唱会票,下雨了,我在台下等着,但是台上的明星却偷偷走了。”
  大家说姜小跳受刺激了,说胡话。但是龙岩听懂了。看着脸上有指印的姜小跳,龙岩第一次觉得,或许自己对她的关心,其实是控制不住地喜欢着她,喜欢一个人,有时候真的没有道理。
  
  4
  龙岩决定追姜小跳,是在来年的2月。
  自从妻子大闹度假村后,很长一段时间,男人一直没有来过,2月的时候再出现,带的是另一个女子。龙岩便知道,姜小跳已经不和男子在一起了。
  鼓足勇气,龙岩给姜小跳打电话,姜小跳的电话已经是空号。龙岩又去单位找她,他们说姜小跳早就不在这儿上班了。算起来,正是那次大闹后,姜小跳把自己藏了起来,找不到了。
  在度假村,男人有一次喝醉,说起姜小跳:“她啊,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啊。我妻子闹一闹,她就走,电话换了,工作还辞了,以为我没有她就不行啊……跟我3年,是的,她没有要过我什么东西,说自己只想要爱情,傻得都没救了,这世界上哪儿有爱情啊?”
  龙岩走上去,给了男人一拳,打在他鼻梁上,说这是替姜小跳给你的。经理来了,说龙岩你疯了。龙岩觉得自己是疯了,是啊,他和姜小跳算是什么呢?普通朋友而已,已经找不到她了,却还会为她心疼,为她抱不平。龙岩心痛,心痛到自己都不想在度假村上班了。
  
  5
  5年来,龙岩先是辞职,在市区开了一家卖电话卡的小店,后来开了一家小超市,再后来,开了一家小小的快餐店。
  龙岩刚开始总是想找到姜小跳,总是找不到,不得不放弃。
  唯一庆幸的是,自己的运气还算不错:开小店,找不到合适店面的时候,从前在度假村一起工作的烟华知道了,把她朋友家的店面介绍给了龙岩;后来开超市,也是烟华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凑足了资金;超市换成快餐店的时候,龙岩和这个一直喜欢自己的女孩结了婚。
  婚后的生活很幸福。有一次妻子出门,手机落在家里了,龙岩查一个电话号码,他对烟华的手机不熟悉,不会在电话簿里直接搜索名字,干脆一个一个地找。想查的号码没有找到,却看到一个名字:姜小跳。
  烟华怎么会有姜小跳的电话?试着拨打,居然通了,是姜小跳的声音:“烟华你好啊。”龙岩刚说“是小跳吗?”电话突然挂断,再也拨不通了。
  龙岩问烟华:“怎么回事啊?”
  烟华说,5年前,龙岩为姜小跳打人,姜小跳听说后很感动,已经换掉电话号码的她到度假村找龙岩,才知道龙岩已经辞职了。
  烟华那时候还在度假村上班,就说:“小跳,你去找他啊,你们彼此都有好感,尤其是他,那么喜欢你。”姜小跳说,要是撞见龙岩倒也罢了,没有见到反而犹豫了。要是龙岩不知道她的过去,她一定会和他在一起,但是龙岩什么都知道,她还是考虑考虑吧。
  这一考虑,便是3年。
  这期间,烟华和姜小跳一直有联系,龙岩遇到困难的时候,姜小跳就通过烟华帮他。烟华又劝姜小跳:“你应该告诉他,是你一直在帮他啊。”
  姜小跳说:“我想明白了,很少有男子真的不在乎女子的过去。龙岩现在不在乎,不等于永远不在乎。我要是和龙岩在一起,时间长了,总会有摩擦,然后也会有相互厌倦的时日,到那时,我的过去就会变成他心里的一根刺。与其那时候把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不如找一个完全不知道自己过去的男子重新开始。”
  姜小跳反而建议烟华和龙岩在一起。她说,你们才是更适合的人。
  
  6
  烟华说:“小跳现在还是一个人。如果你们想要在一起,我会成全你们的。”
  龙岩再没有打过那个电话。
  龙岩已经不是5年前那个25岁、冲动青涩、不计后果的男子,5年后的龙岩,知道姜小跳说的对——当初不在乎,不等于永远不在乎,自己知道她生命里最不堪的岁月,她的确应该找一个不知道她过去的男子。
  只是,那天晚上,他还是梦到姜小跳。她在听演唱会,一个人。雨那么大,龙岩不知道,那是真的落雨了,还是自己眼里的泪。
  编辑 彩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