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育德中学:洋学堂里先生们的二三事(1)--viv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好楼房产信息网 时间:2020/02/20 17:20:22
洋学堂里先生们的二三事(1)   viv 发表于 2011-2-7 12:22:00   

当年刚来屯子里混的那阵,私下盘算着,这人生地不熟的,找工作怕是木人要,再说孙同学也还小,咱就去大学里混个几年再说不迟。不是吹的,别的不行,念个书神马的,咱从小到大可从来没怵过。跟很多人读书的目的不太一样,偶还真纯粹是为了读书而读书,因为胸无大志、不求上进,因此根本就没想过读完书后要干啥,本着混一日是一日的原则,尽挑些自己喜欢的课上,反正一个学分1000大洋的样子,修完20个学分就功德圆满了。

在这些拿着政府无息贷款、好吃好喝地上学的神仙过的幸福日子里,学到的东西,咱可以另说;但在洋人学府里遇见的那些先生们,给偶打开了一扇扇大门,从此窥见这世界上真正治学严谨、才高八斗、而又能把深奥的知识讲得让咱这样的普通人一听就明白的牛人们。

先说经济学入门课ECO100的海尔教授(Prof. Michael J. Har),这老人家估计有70多了,头衔是经济系终生教授(Emeritus professor),研究方向为宏观经济发展,最为牛x的是,他是多大唯一一个没有PhD学位的大牌教授,他的cv里只有多大的本科学历,Orz。

话说这海尔教授年轻时应该是个高大健壮的人,按他如今这点年纪来说,身体的其他部位还算十分匀称,只是大大的将军肚颇为扎眼,好像还有点腿脚不便,走路时略显步履蹒跚,现在还时不常地能在办公室外的Lounge里看到他老人家上完一堂课后,买一杯冰镇饮料,陷在沙发里享受片刻的情景。

还记得当年老头第一堂课的开宗明义:“偶用不惯powerpoint那些新技术,只用胶片、彩笔和幻灯机这些老古董技术。They said I am an old fashion. Yes, I AM an old fashion(他们说偶是老古董。没错,偶的确是个老古董)。另外你们必须原谅的是:偶年纪大了,在幻灯机胶片上画的图,有时直线并不直,但你们应当假设它们是笔直的。”老头是个左撇子,课堂笔记用左手在胶片上奋笔疾书,酷得要命,再通过幻灯机投影到身后的幕布上,洋洋洒洒极其自如。

海尔教授对学术的要求很严格,严肃的表情常令人觉得不怒自威,不过,老头非常公平的考试和评分标准受到众多学生的褒扬。象很多北美大学的考试一样,海尔教授的每一次考试都是题海战术,就是说足够的题量令你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琢磨,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才能做完所有题目。如果能做到这点,也就表明你对所学内容深刻理解并掌握了。这考试虽说不易,但整个学期里他都有装订好的过去很多学年的考卷放在短期借阅室让学生任意取阅,甚至每题都有详细的答案,这和有些教授对以前考卷的讳莫如深之态度大相径庭。想想老头实在挺牛x:我老人家就那么多题,几十年如一日,连答案都给了,孩子们,你们就玩儿去吧!

经济分析要画很多图,他老人家总是信手一画,有个明白的示意,把各变量间的关系讲清楚就成。最为经典的一次是,一张政府干预垄断的分析图上画了很多线条,因为他画的时候各部分并不严格,眼看最重要的一条直线将要穿过一个不该穿过的点,老头画到此处笔锋一转,在点的上方画条圆弧越过那点,然后回落到直线原先的水平继续,并强调说:“你们必须假设这条线是直的(You have to suppose it is a straight line)!” 自从上了海尔的课后,偶画直线就基本不用尺了,大牌的本事虽然还没学会,但这大牌的脾气咱得先添上。

另一位不得不提到的牛人,就是前不久在LOUNGE碰到的Jump教授(Prof. Gregory Jump),时隔若干年,他老人家居然还能叫出偶这小吧啦子的名字,让偶感动得差点哭了。Jump教授是多大罗特曼经济管理学院的Director,同时也给研究生、本科生上课,可算是日理万机。他老人家的研究方向是宏观经济学、金融经济学、经济计量模型及预测,在70年代就研发了若干个被加拿大银行广泛采纳至今的经济预测模型。看他的cv(Curriculum Vitae,学术简历),实在是唬人得很:他的本科是迈阿密大学的物理学学士,而Ph.D是密西根大学的经济学博士,他的导师Daniel B. Suits曾创建过类似于基尼系数的Suits Index。据他自己说,当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访问学者时,和他相邻办公桌的家伙后来获得了某年的诺贝尔奖,他说这一直是激励他不断努力的源泉之一。

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到Jump教授时,是在他的课上。那是一门全年的课,分微观和宏观两个部分,两个学期由不同的教授讲。前一个学期的微观部分,是来自密市校区一位名叫Gregory Gagnon的讲师上,这厮真的是聪明绝顶,大概所有聪明才智和能量都集中长在大脑那部分了,因而身体的其他部分都非常地衰,长相极度对不起学生不说,还呈现显而易见的病态,上他的课老痛苦了,同学们正为这个学期的宏观经济部分终于要换一个人来讲课而欣慰不已。Jump教授就在这样的形势下翩然出现,只见一精干帅气的老头施施然踱进教室,往讲台那一站,wk,只能让人心生极端仰慕。

老头上身穿一件T恤,比较随意的样子,下面是一条裁剪合身的牛仔裤,裤袋旁边,居然是海盗的标志,一只骷髅头和两根交叉的骨头!!!七十多的人了啊,慢条斯理地开了口:“这门课,由两个都叫Gregory的人来上(两人的first name碰巧都是格利高里,电影里的大帅哥哇~),那个Gregory你们已经见过了,他个子很高,很年轻,长相英俊(good-looking)。”听到这里,同学们自然发出很不以为然的嘘声,因为那一个格利高里实在是太不英俊了。老头做了个“表着急”的手势,继续说:“而偶很矮,又老,but better-looking。。。(但偶长得更英俊)。”大家笑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Jump教授记住学生的功夫很好,偶不明白他用什么办法,总之还没上了几次课,他在发小测验的卷子时,基本就能准确无误地送到偶手中,令偶每次考试都不敢怠慢,因为要是让一个这么令偶仰慕的老头看到偶考了巨差的分数,那将是多么没有面子的一回事啊!有时,公交车上也能碰到Jump教授,某次去学校上课时在车上碰到,他老人家见偶拿着地理信息系统的课本,大为惊讶,说你居然还学地理方面的课程?偶说是啊,偶是什么好玩学什么,莫非你老人家也知道GIS这个东西?他说,那是,偶还花钱买了Google Earth这个软件呢。那时差不多是05、06年的样子,他一个70多的经济学老教授,赶潮流买那劳什子做神马?老头说,没啥,好玩呗。偶说那你用免费的Google Maps不就行了么?老头说,那不成,那个清晰度不够。k,到底是professional,连玩,也要玩得专业的。